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目錄  下一頁


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 page 8 作者:淺草茉莉

   
  眾人見到兩人皆瞬間變色,不禁議論紛紛,正猜測這女子是誰之際,李三重忽然爆出驚呼——

  “天啊,這人怎么跟皇上御書房中的那幅畫像里的人一模一樣!”

  大殿上,南宮策一聲令下,攆走不相關的人后,謝紅花盯著面前的這一張精致絕倫的圓臉,心跳不已,無法置信。

  這活脫脫是過去鴛純水的皮相,這眼、這眉、這唇,無一不是鴛純水的模樣!

  這張臉,為何在這女子身上,這人……難道才是鴛純水的轉世?

  若真是如此,那么,自己又是誰?

  她不安地轉過身去瞧南宮策,見他此刻同樣盯著對方,可他雙眸犀光閃爍,似是激動,又是興奮。

  “三哥,這人與您收藏的那幅畫中人,一模一樣吧?”安儀得意的問。

  南宮策這才將緊盯著那女子的視線抽回,改而投向妹妹臉上。

  “這女人哪來的?”他問。

  “是臣無意間發現的。”朱志慶搶著邀功,他這話一出,發現安儀正怒視他,于是又改口說:“是臣與安儀公主在回京的路上,無意間發現的,她在街上賣豆腐腦,聽說是當地的豆腐西施。”他進一步解釋女子的來歷。

  南宮策聽后目光深思,不發一語。

  “三哥……不喜歡這個禮嗎?”安儀立刻緊張的問。

  “喜歡,當然喜歡,只是,原來你也見過朕收藏的那幅畫像?”他眸光一轉,斂容問。

  她立刻驚慌的跪地。“安儀偷窺過一次,因為……因為有人說過安儀的容貌與那張畫里的人神似,安儀很好奇,所以忍不住……”她漲紅了臉。

  “好奇心人皆有之,朕就不怪你了,你起來吧。”南宮策一副寬容的模樣,并未動怒指責她。

  “多謝三哥不賜罪。”安儀立即放下一顆高懸的心,改而喜孜孜的站起來。

  “你們專程送來這份大禮,是想要朕如何回禮?”他朝兩人笑問。

  “臣本來沒敢向皇上索討回禮的,不過既然您提了,臣只求您讓我娶安儀公主為妻。”朱志慶馬上不客氣的要求。

  “你要娶安儀?”南宮策瞥見妹妹已經惱怒起來。

  “我不同意!”安儀果然毫不猶豫的拒絕。

  “可是你之前不是很心儀朱三公子的嗎?現在有了機會,你為何不嫁?”謝紅花訝異她會一口回絕。

  “那是之前,這會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!”安儀竟是怒斥起他來。

  朱志慶那張已經變形的臉龐更顯難看了。“公主也不想想我這張臉是教誰給打殘?!再說,我也沒嫌你廢了手!”

  “你住口!本公主就算手廢了,也不會嫁給你這惡心的東西!”她說得益發難聽,擺明嫌棄他那張丑臉。

  南宮策哼笑了聲。“朱志慶的請求朕放在心上了,至于安儀同不同意,朕也會斟酌。”意思是,兩人要“終成眷屬”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朱志慶聽了大喜,反觀安儀就氣得兩腳直跳。

  第二十三章  帝王新寵(2)

  “安儀,你也說說,要什么,讓朕考量考量。”南宮策公平的問起。

  她這時候眼神陰森地瞥,向謝紅花。“安儀不用什么獎賞,只希望三哥能找到真心所愛之人,別將膺品當成寶貝收藏,那可是會讓您遺憾終生吶!”

  謝紅花聽了這話,身子縮瑟了下。她是膺品,爺也是這么想的嗎?

  轉頭朝男人望去,只見他濃眉輕蹙,竟是沒有搭話。

  “三哥,那幅畫我見過后即印象深刻,才會見到這女子,便驚為天人,想盡辦法給您送來,她不僅長相與那畫中人無異,就連個性也溫柔婉約,絕對不會教您失望的。”安儀拉過那女子推向三哥身前,極力的贊道。

  南宮策目光充滿異樣的望著面前的女子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民女姓梁,名漾水。”女子聲音清脆,初次見到他,竟不見緊張。

  “梁漾水……怎么連名字也有個水字?”謝紅花忍不住低喃。

  這話也教南宮策聽了去,他眉梢輕挑,對著梁漾水,難得語氣溫柔的再問

  “你想留在宮里嗎?”

  謝紅花的心沉了沉。這語氣是除了她,他不曾對旁人用的。

  “漾水樂意留下伺候皇上。”女子嬌羞的回說。

  “嗯,那就留下吧。”他的唇邊浮起絲絲的笑容。

  謝紅花心頭一跳。爺讓她留下了?這表示什么,難道他認為她才是真正的鴛純水轉世?

  “水兒,這丫頭我就交給你了,你幫著照顧。”南宮策居然朝她吩咐。

  “將人交給我?”謝紅花愕然。

  “你是后宮之主,這人不交給你,要交給誰?”

  “后宮……這么說來,她算是后宮的人了?”她心揪擰了下。他要將這女子收為他的女人嗎?

  她心亂如麻了,臉孔也漸漸蒼白。

  “你不同意?”

  “……您的決定,誰能不同意?”她黯然囁嚅的說。

  他頷首。“那就這么著吧。”

  是夜,咬潔月光清冷的灑在廊中男子的身上。

  他一身明黃繡龍長衫,氣質非凡。

  一雙深遠的黑眸正凝盼著前方不遠處,某道正在彎身采花的窈窕身影。

  他目光一瞬不瞬的緊盯,似在審視,又像在遙想什么?

  一股似有若無的興奮在他周身流竄……

  他不知后方還立了一名女子,紅裳飄然,幽幽注視著他的舉動。

  爺清楚她才是真正的鴛純水不是嗎?可此刻他瞧那女子的眼神,為何會如此的渴望?

  難不成……他愛的、思念的只是她從前的那張容顏?

  她咬緊下唇,胸口逐漸窒悶,讓她喘不過氣來。

  見著他終于向前走去,而那女子見到他出現,先是一陣慌張,然后又是欣喜的朝他福身問安。

  女子仰頭,杏目晶瑩,瞧他的眼神充滿愛慕。“皇上怎么有空前來臣妾居住的小殿?”梁漾水嬌俏的問,那臉龐羞紅,像極過去鴛純水與他說話時的神態。

  他黑眸閃過幾絲幽黯的光芒。“你不希望朕出現嗎?”

  她垂下臉龐,俏臉紅得十分迷人,他眼眸更加的深遠黝黯了。

  “當然希望,只是……臣妾聽聞您自從有了謝皇后之后,便不曾再進到后宮來……”她輕咬著唇說。

  南宮策凝視她。“抬起頭來,朕要看你的臉!”他命令。

  梁漾水聞言,怯怯地仰頭,也終有機會好好地打量這人中之龍的天緯皇帝。他氣質嚴峻中透著讓人膽怯的狠戾,這是一張比她想象中還要魔魅俊美的男性臉龐,迷惑得她膽子變大,竟忘情的伸手觸碰他……

  “你膽子不小?”

  他眼神嚇人極了,進宮前就聽說過許多關于此人的傳聞,尤其他萬金之軀絕對不許他人觸碰,而此刻她的舉措怕是要惹來殺機了。她這才意識到闖下大禍,火速的縮回手。“臣妾該死,請您饒恕!”

  南宮策冷然一笑。“既知該死還敢求饒?”

  “臣妾只是情不自禁……不是有意冒犯。”她立刻卑躬屈膝的說。

  “情不自禁啊……”他神色有些異動,望著她臉龐的眼神,多有留戀。

  她暗自欣喜,沒那么懼怕了。“皇上,臣妾真的不能碰您嗎?人家……已經進宮,算是您的女人不是嗎?”她羞澀難當的問。

  他眼角細瞇,瞧著她的臉龐,異常專注。“你想成為朕真正的女人?”

  梁漾水無限羞怯地點頭。“天下的女人又有誰不想得到您的眷寵呢?”

  他盯著她的表情轉為迷離難解。

  這又讓她心慌了。“皇上若不喜歡臣妾,又何必留臣妾下來,臣妾的身心都做好伺候您的準備了呀。”她含嬌帶羞的道。

  “你一個豆腐西施倒是比宮里的女人還知趣,這是受過特訓了嗎?”他忽然調笑說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