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目錄  下一頁


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 page 7 作者:淺草茉莉

   
  正被他扶起的身子,腳一軟,又癱落下去,他再度“好心”的蹲下身去扶。

  “你這女人占著水兒的位置太久了,朕原本有心讓你平安下臺的,可惜,你做了太多讓朕不爽的事,這次,總算啊!”他冷冽邪肆的嗓音優游在她耳鬢間。

  她青了臉,簡直要昏厥。

  終于徹底明白所有的事,這男人為了讓她在謝紅花面前消失得理所當然,這才故意讓南宮千進宮,設下陷阱讓她跳,她還以為機不可失,不顧一切的獻上自己的身子,讓一只發育未完全的笨驢子玩,滿心以為迷惑住南宮千后,將來殺了他南宮策,她便能操控王朝,誰知,反而上了他的當。

  這男人城府之深、心機之重,所做所為全為謝紅花一個人,剛才說饒她,也只是作戲給謝紅花看,她只要一出宮,必定像豆腐般立即被他捏毀!

  “爺,您對她說了什么嗎?怎么她整個人再站不起來?”謝紅花發覺有異,心驚的問。

  南宮策淡淡的笑著。“我什么也沒說,不信,你問她?”他陰涼瞅向一夕數驚的高玉賢。

  她受到的驚嚇太過,晃了幾下腦袋后,竟是兩眼一翻,不省人事了。

  謝紅花大驚,伸手要去扶,但李三重已先一步將高玉賢接去。

  “皇后有幸逃過一死,定是太過感激,這才會喜極昏厥,奴才馬上就帶她去太醫院,讓太醫開個安神藥讓她服下,之后,再送她出宮。”他嘴上如此說,其實心知肚明,太醫開的不會是安神藥,而是毒藥,主子這回終于順利將人除去了。

  南宮策唇畔抹笑。“嗯,去吧!”他擺手,讓貼身太監盡速將人處理掉。

  見李三重動作俐落的將人帶走,謝紅花幫不上忙,只能嘆氣,回頭見南宮千仍魂不附體的傻在原地,因為他光著身子,她不好再瞧,只得側過臉去。

  “爺。”她低喚。南宮策臉上揚起一抹隱晦莫測的笑。“曉得了。奉寧王,你這就出宮去吧,在成年前,不用再進宮請安了!”

  “三……三哥也愿意饒我不死?”南宮千愕然問。他淫亂皇后,三哥難道不殺他?

  “那淫婦朕都饒了,你這小奸夫,朕若殺了,就顯得太不公平了,不是嗎?再說,你也是受害者啊,發育未全就教母狗啃了,當真委屈,當真委屈!”他極盡挖苦的說。

  少年的耳根已經紅得要燒起來了,根本無顏見人。

  第二十三章  帝王新寵(1)

  “太上皇……臣妾的身心都做好伺候您的準備了呀。”

  ‘你沒聽說過,伺候過朕的人,下場都不好嗎?’

  “臣妾與她們……不一樣,您知道臣妾哪里不同的。”

  ‘好,今夜就由你侍寢!’

  冊后大典上。

  謝紅花頭上的鳳冠綴著金色流蘇,頭微微一動,便耀睛奪目,而那一身獨一無二的燦紅,更是艷冠群芳。

  她一步步走向六十高階上的男人。

  南宮策微笑伸出修長的手等著迎接她。前世,她是他的妻,今世,再次名正言順成為他的后,他攤開的手心微微顫動,喜悅至極啊!

  她緩步上階,終于,來到了他身邊,與他溫熱的雙手交握后,那種滿足與歸屬簡直無可言喻。

  “爺,讓您久等了。”她在他耳邊俏皮的輕聲說。

  他目光發緊地盯她。“何只久,這已不是個久字能形容了。”他抿笑。

  她笑得光華燦爛,在眾人面前婀娜屈身,雙手上舉,攤開手掌,正式接過他給的金冊。

  象征皇后身分的金冊躺在她手掌上后,他精芒熠熠的眸子,綻出了得償宿愿的激動,喜悅之情毫不掩飾的表現在臉上。

  他心情有多好,大殿中的人全瞧得清楚。他老子高興,大伙就無憂,至少,在這時候,他不會有心思整他們。

  日前,皇上以高皇后無德為由廢后逐出宮,不久隨即宣布另立新后,這新后是誰,無人訝異,眾人只是好奇謝紅花是用了什么手段,讓向來寡情薄幸的天緯皇帝心系于她的?

  此外,還有件事亦教眾人驚愕,這場冊后大典上,居然出現了一個“死人”!

  這人不久前才教皇上宰了,還鞭尸,怎知竟死而復生了?

  張英發好端端地出現在殿中,一開始可是嚇壞不少人,大伙以為白天見鬼了,等膽子大的去摸了摸他的身子,發現體溫是熱的,這才知曉,原來他是被皇上安排詐死的,至于為什么需要詐死騙人,這位長沙郡守口風緊得很,一句也不透露,眾人問不出結果,只能滿腹疑問,徒然無解。

  然而這場大典讓人吃驚的事當真不少,還有一男一女也意外出現了,其實,他們的出現,眾人還不怎么驚奇,最讓人錯愕的是——

  安儀公主的右臂僵直,身子不管如何移動,那條手臂只會直直用著,儼然報廢了,她何等驕傲之人,一只手不知何故竟給毀了,難怪好一陣子不見她的身影,大概是羞憤的躲起來,眾人好奇她的手是怎么給廢的,卻打死也不敢向她問起。

  至于戶部侍郎朱志慶的臉,那才叫恐怖,本來是生得一副俊俏的風流皮相,如今仿佛遭到馬車輾過,顴骨變形,好好的一張臉,已經像是雨天里的一團爛泥,慘不忍睹。

  眾人忍不住一南偷望,一再搖頭。慘啊!

  就在謝紅花歡喜接過金冊時,這兩人忽然走出人群,入了大殿。

  “安儀特來恭喜三哥立新后。”安儀消瘦到毫無光澤的臉龐所擠出的笑容,實在令人不敢恭維。

  南宮策見到她與朱志慶,眉頭不由得微微蹙起。“安儀?!”他語氣帶著警告。

  他并未讓他們參加大典,她敢私自前來,他已然不悅。

  謝紅花見到安儀怪異的手臂以及朱志慶那張變形的臉后,訝然不已。“公主的手臂沒治好嗎?還有,朱三公子的臉怎么沒救回來?”

  那時爺讓安儀公主與朱三公子就醫了不是嗎?怎么兩人還會變成這模樣?莫非是爺背著她,其實并沒有饒人?

  她立刻就責備地望向南宮策。“爺!”她要他給個交代。

  他眼一瞇,終于惱怒的瞪向安儀與朱志慶。明明吩咐他們從此不得再出現在水兒面前的,這會是來鬧事的嗎?

  他們若敢蠢得來鬧他的場,他絕不輕饒!

  兩人在他的怒視下,身體馬上就顫栗起來,隨后又強行鎮定住。

  安儀咽著口水先道:“三哥,咱們只是來送禮的,而這份禮您見了也一定會驚喜的!”

  “是的、是的,這份禮天下無雙,您若見了,不僅不會惱咱們出現,說不定還會大賞臣與公主的這份用心。”朱志慶生怕備的禮還沒來得及送出去,人就被拖下去斬了,立即跟著打包票。

  南宮策細瞧兩人,猜測他們到底在耍什么把戲?“那好吧,東西在哪?”他同意收禮了。

  “這不是件東西,是個人。”朱志慶說。

  “人?”

  “沒錯,這人就在這里。”安儀剛剛出殿一會,不久便領著一名頭上覆著頭巾的女子出現。

  謝紅花瞧了也好奇這人是誰。為何安儀公主與朱三公子要將她當成禮物送出?

  殿中的眾人也都睜大眼睛的瞧。

  此時安儀那小心懼怕的神情不見了,粉面夜叉,竟是笑得嬌容陰森,而且就連朱志慶那張扭曲的丑臉也變得詭異起來。

  “你們故弄什么玄虛,還不掀開這人的頭巾。”南宮策俊顏不耐的催促。

  “是。”安儀陰笑后,終于拉下女子的頭巾,露出了臉孔。

  南宮策不過望去一眼,身子立刻一震。

  謝紅花也頓時呆若木雞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