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目錄  下一頁


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 page 3 作者:淺草茉莉

   
  “主子,小心隔墻有耳啊!”宮娥驚惶失措的提醒她。那人的耳目可是無所不在,一個不留神,索命鬼差就上門了。“要知道張大人的死分明在警告您,倘若不慎露出馬腳,必定讓您死得比他還要凄慘吶!”

  第二十一章  暗潮湘涌(2)

  她聞言重重抽氣。比那還要慘……那……成什么了?

  “不行,我不能坐以待斃,你快去將奉寧王找來,我需要他,咱們的希望都在他身上了,快,快去將人帶來!”她慌張的吩咐。

  六月涼夜,明亮的月光下,御花園里,茉莉淡香陣陣飄送。

  那男人始終記得她愛這花的香氣與姿態,在這里種滿茉莉。

  男人緩步來到她身后,輕輕摟住她的腰肢。

  茉莉花香伴著他身上熟悉的氣味,她深吸一口氣,異常安心,在他懷里更加放松了。

  “不惱我了?”他問。

  “誰說的,還惱著!”

  他輕笑。“咱們分離許久,好不容易相聚,你舍得一直對我惱下去?”

  她故意輕哼一聲后,眼里蒙上了一層淚霧。

  “你就不心疼我?”他啞著嗓音問。

  她哽了哽。“疼,很疼。”疼死了!

  他微微一笑。“這就夠了,也不枉我落寞了這些年。”

  她胸口一緊,轉過身去,小臉貼著他胸膛,雙臂狠狠抱緊他。“這您就夠了,你是要讓我內疚到死嗎?”

  “這也不錯,這樣,我舒心多了。”他抿笑。

  “您!”

  他徐徐一嘆。“我承認充實后宮是為報復你,前世你背信離我而去,轉世后,我便故意做足你不喜歡的事,可如今你回來了,那——”

  “不,不可以,您不可對皇后以及眾嬪妃不利!”她馬上神色驚恐的說。

  一抹毒辣在他眼底一閃而逝。“她們若安分,我怎么會對她們不利?”

  “不,您這家伙靠不住,您得答應我,絕不莫名其妙殺人,我不希望后宮任何一個人因我而受害。”她對他太了解了,丑話一定得說在前才行。

  男人仿佛知道她會這么要求,這回倒不動聲色的點了頭。“好,要是她們不犯你,我便能容她們。”

  “您最好說到做到!”

  不滿的瞇了眼。“你這女人真讓人不暢心!”他的話從來就只有她敢懷疑。

  曉得又惹惱了這小度量的男人,她將自己更往他懷里揉。“別惱,我只是怕了因果,前世咱們不能相守,這世總希望您能多積善,別再讓咱們分離……”

  他的胸膛僵了。“你認為是我作惡多端,老天懲罰,咱們才不能白頭終老?”

  “也許不是,但,我總不愿再有任何理由讓我被迫離開您。”

  他沉默不語了,似乎在深思著她的話。

  “爺,咱們的孩子呢?”良久,她躊躇后,再度開口。

  那個她用性命換來的孩子,只在出生時見過一眼,從此便天人永隔。

  自從記起過往后,她便一直想問,卻又害怕知道的越多,越覺得對不起孩子,她是個不負責任的母親,生下后就撒手不管,不知……孩子是否因此怨她?

  “你說謹兒?”

  “謹兒,咱們的女兒喚謹兒?”

  “嗯,公孫謹。”

  “那她生得——”

  “外表像你!”知曉她要問什么,他直接說了。

  “像我?!”她露出身為人母的喜悅之色。“那她可曾……”

  “謹見不恨你,只是遺憾沒能親口喊你一聲娘。”清楚她在想什么,他喟然告知。

  “她真不怪我?”她喜極問。

  “她不怪你,但我怪,你這沒心沒肺的女人,將刁鉆的女兒丟下給我養,自己死得一了百了,就不怕我一怒之下將女兒——”

  “您沒有吧?”她馬上露出驚懼之色。

  他陰陰冷笑起來。“怎么沒有?”

  “虎毒不食子,您不會真殺了自己女兒?!”

  他越笑越森然。“你應當了解我當時的恨意有多盛的。”

  “您……”她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  他松開懷抱她的手,那神情簡直殘侵到令人發指的地步。

  她愕然。難不成她當年真鑄下大禍了?

  “皇上,后宮出事了!”忽地,李三重匆忙來報。

  她聞聲又是一驚。“李公公,后宮出什么事了?”等不及南宮策問話,她已搶著追問。

  “太麗娘娘在一個時辰前……上吊自殺了!”

  “什么?!”她大驚失色。

  太麗自縊的原因竟是畏罪自殺?!

  謝紅花難以置信的站在太麗居住的小殿前,內心大受震撼。想不到,長沙的刺客是她安排的!

  那女孩竟想要她和爺的命,為什么,為什么?!

  “小姐,別站了,皇上請您回殿呢。”春風姑姑上前請人。

  “春風姑姑,你說,長沙畫舫上的事,真是太麗所為嗎?”她忍不住問。

  她很難相信年輕、善良的太麗會做出這樣的事。

  “這……”春風姑姑無法回答。

  “連你也相信太麗是畏罪自殺的?”

  “后宮本就是個兇險之地,什么事都可能發生。”春風姑姑無奈的說。

  她緩緩地垂下臉龐來。這她當然清楚,在唐朝時,爺雖然未稱帝,但他的后宮也是爭斗得極為兇險,就連后來坐上皇位的廬陵王,他的皇后韋皇后不僅亂政,更聯合女兒安樂公主謀殺了他,死后甚至任其尸首腐爛生蟲也不愿讓他下葬。

  后宮爭端何其險惡,她最是明了,只是……唉,牽涉到太麗,她是如此的喜愛那個女孩,更認定她是個單純可以交心的妹妹,哪知……

  她難受的低下首。

  “小姐,太麗娘娘留下了遺書,承認是她買兇謀刺,她要殺皇上與您,您又何必為她惋惜。”春風姑姑勸說。

  她心中難過,依然垂首不語。

  “小姐,雖是六月天,但夜風涼,您還是回去吧,別讓皇上擔憂了。”

  她仍是沉寂地站著不動,春風姑姑只得再道:“若太麗娘娘是無辜的,相信皇上也會查明清楚的,您在這站著也無濟于事,只會妨害太麗娘娘安息罷了。”

  這話讓她倏地想到什么,立刻拔腿而去。

  春風姑姑見她跑得急,趕緊追去。見她一路沖進龍寢。

  南宮策端著茶碗,喝茶的動作因為她的出現而頓住,嘴角幾不可見地翹了下,跟著進殿的春風姑姑見了,立即無聲的再退出去。

  “您發誓太麗的死與您無關?”謝紅花繃著臉問他。

  他放下手中的茶碗,食指摩掌著碗的邊緣,眼光并沒有向她投來。“怎能說無關,畢竟,她要殺的是你我!”他聲音并不如何高昂,卻很是冷峻。

  “若這事真是太麗所為,便另當別論,但如果是做為您想除去后宮的手段,我就絕不會原諒您!”

  他眼神明顯陰鷙起來。“你威脅我?”

  “沒錯,就是威脅您,太麗是我在這唯一的朋友,您若害她,就是傷我,況且您才答應我不傷害后宮的!”

  “小水兒啊,我并沒有食言。”他驀然展笑,雍容雅步的走向她,瞅著她疑心的嬌容,那眼底的寵溺,數百年來未變。

  她粉唇抿成一直線。“爺最好別騙我!”她已聽聞張大人被究責處死的事了,這家伙說殺就殺,完全不顧念情分,所以不能怪她將太麗的死與他牽扯在一起。

  “我沒騙你。”他指腹撫上她細致的臉頰,愛不釋手。多神奇,這丫頭不管外貌如何轉變,但在他眼中就是塊上乘美玉,永遠是他的寶。

  她松了一口氣。有了他的承諾,她心稍定了些,若太麗的死與他有關,她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?況且,她心中還另有事梗著化不開。

  “爺,咱們女兒,您真、真……”她說不下去,只是又急又怒的瞪著他。

  提起這事,他臉上蕩漾開的柔情立刻不見,嘴角惡劣一撇。“謹兒的事你就不必多問了。”他存心讓她不好過,他心里的怨氣沒全散,劣性不改,總要整整她,誰讓她敢教他苦這么久!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