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目錄  下一頁


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 page 27 作者:淺草茉莉

   
  謝紅花立刻將她扶起。“你告訴我,爺是不是又要你做什么壞事?你別理他,千萬別答應!”她一副要給她當靠山的模樣,交代著。

  敏通哭笑不得,南宮策喜愛的女人竟是這么單純可愛的人。

  她眼一轉,馬上悲苦的說:“皇上要我進宮伺候您,當您的貼身宮娥。”

  “當我的宮娥?”謝紅花微愣后,目光瞟向他。

  “敏通曾是后宮的妃子,您好意思這樣委屈她?”

  南宮策劍眉一挑,不屑的冷哼,“不然呢?你要我再回收她?”

  “我……”她語塞。

  “說話啊?”一雙銳利的眸子冷盼著她。

  她咬咬唇,又恨又惱的頓足。

  “您還好意思說,您一身風流債前世才清去,這世又來,就連太麗的事也一樣,您是打算將她丟在外頭不理嗎?”

  “太麗?”男子精銳的雙眼一瞇。

  “李三重?”見到冒著汗低頭跟在后面進來的人,他立刻冷喝。

  “皇上,奴才多嘴了,請饒命。”他抖著認錯。

  “哼,不是說你這奴才嘴牢靠?朕瞧縫死最牢靠!”

  “皇……皇上……”李三重十只手指緊緊扣著嘴。別吧!

  “爺若是要縫他的嘴,我是贊成的。”謝紅花竟說。

  李三重驚了膽。娘娘何時也變得這么狠心了?

  “你贊成?”南宮策這會語調變得綿長了,顯然也有些驚訝。

  “嗯,李公公的嘴是要說給我聽的,您盡管縫去,縫緊些,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話,正好恨您到來世去,讓我這輩子都不用再理您了!”她冷冷的說。

  男人聽了這么違逆的話,什么惱氣也沒有,反而雙眼精光燦爛,嘴角含笑了。

  “你不惱朕了?”

  “惱!”

  “是嗎?”他笑容滅了滅。

  “那李三重的嘴就真的得縫了,因為他說了也是白說,簡直廢柴一個。”

  “您!”謝紅花抬高下巴,忿忿不平的瞪向高她近一顆頭的家伙,惱恨地戳著他的肩頭。

  他一把抓過她戳人的手。“我可是教你氣得血不知吐了幾缸,你再鬧下去,我就要內傷了。”

  “那也是您自找的!”她撇過臉去,偏偏臉頰上染上可疑的紅暈。

  子夜般的眼眸仔細盯瞧著她,笑容又擴大了。“我這樁樁件件都顧慮你了,你還有什么不滿的?”他笑問。

  滿臉通紅了。“這都怪您,老愛背著我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!”她嘟嘴道。

  謝紅花輕嘆。他這人天生骨子里就帶著劣根性,而那樁樁件件無一不是出自于他的續密布局,她明知如此,還與他嘔氣,真是白搭了。

  她這無奈一笑,男人凌厲的眼神立刻變柔,一掃先前的郁悶陰霾之氣。

  敏通見了更加黯然,自知終其一生絕對沒本事讓一個冷酷靈魂變得柔軟的。罷了,不進宮也好,若進了宮,她恐怕真會被當成宮娥使喚,而最可悲的,那男人根本不會看她一眼!

  想通這點,她走上前去,朝南宮策悠悠福身。“皇上,臣妾不進宮了,想這就到宮外云游去。”她看破的說。

  “云游?你要上哪去?”謝紅花一聽急忙問。

  “這些年不管在紟唐還是燕國,我都在宮里過,如今恢復自由身,不如就到處游山玩水,讓日子過得逍遙些。”

  “可是你不是想進宮?”她問。

  敏通悵然一笑。“您捫心自問,真希望臣妾進宮來嗎?別假裝大方,這是自討苦吃,臣妾若進宮,就算只是一名小小的宮娥,也會無時無刻誘惑皇上,想盡辦法趕您出鳳殿,讓自己取而代之成為鳳殿主人的,這樣您還要留我嗎?”

  “啊啊…”謝紅花愕然心驚。

  “怎么?嚇到了?”敏通笑問。

  “老實說,要不是皇上擺明告訴臣妾,他有了您,容不下別人,就憑您的姿色與能耐,是斗不過我的!”她驕傲的說。

  謝紅花無語了。她相信,畢竟這厲害的女人連燕王都能玩弄于股掌,她小小一朵俗氣的紅花,怎么斗?幸虧自己男人“目光如豆”,全天下女人只瞧得上她,不然,呵呵,好在啊!

  她趕緊躲到男人懷里,低著頭,什么腔也不敢搭。

  南宮策瞧著自己沒用的蟲子,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慨,搖著頭,連損她的話都懶得說了。

  “敏通,既然要走,就去吧,不過,你的功勞朕不會忘,朕會保你一世富裕,缺錢就進宮里支,虧待不了你。”他交代。

  敏通望著他只為一個女人綻放光彩的臉龐,心下凄然,謝過恩后,落寞轉身離去了。

  看著她的背影,謝紅花有些歉疚,但也無可奈何,況且,解決了一個,還有另一個。“爺,您對太麗如何打算?”她黯然的問。

  雖然不顧意有人分享爺,但是,那人是太麗,不像敏通那般獨立,她如何自私自利的撇她于不顧呢?

  他笑眸玩味。“她也說想進宮?”

  “她是被強迫送出宮的,一個女人在宮外如何獨自過活?當然得回來才行。”她理所當然的道。

  “一個人?她應該不是一個人了吧?”他扯唇說。

  “欸?”

  這時,李三重趕緊上前補充,“娘娘,您剛才走得急,沒問清楚事情,太麗娘娘她是自愿不回宮的。”

  “自愿的。”

  “是啊,她有主了。”他輕巧的暗示。

  “有主了?”她張大了嘴。意思是……太麗改嫁了?!

  曉得她聽明白了,李三重朝她點了點頭。

  原來如此!她怔愕過后,轉身抱住男人,咯咯的笑了。“那太好了,多謝爺成全。”原來太麗也找到幸福了,那她就什么都不需要擔心了。

  男人眉心微微皺起。“你這女人不氣了?”

  “不氣了。”她搖著腦袋,還開心的笑著。

  “那你該賠償我這陣子的損失了?”他提起。

  “損失?”

  “是啊,我可是抑郁了許久,身心不暢快到極點,你難道不需要表示什么?”

  他星眸熠熠,薄唇揚高,非常明顯,他想彌補多日來的欲求不滿。

  她整個人燙起來了。

  “爺……”謝紅花絞著十指。還有外人在呢。

  但男人春情動了,誰能妨礙,挑起她的下顎,低下頭就要吻上,她羞怯的起身避開,她一動,腰間便發出清脆的叮當聲。

  他視線廳去,頓時,笑臉消失,一張臉幾乎要冒出火光,砍人意味十分濃厚。

  她心驚,連一旁的李三重也嚇了一跳。好端端的,他怎么說變臉就變臉?

  她不禁疑惑的拾起腰間的環佩鈴鐺擱在掌心,一瞧,露出驚喜之色。“天啊,爺,它活過來了!瞧,它變紅了,而且比以前還要鮮紅通透!”

  正歡喜嚷著,抬頭,卻見他還是一臉的咬牙切齒。

  “該死!”他甚至大聲咒罵了。

  “爺?玉活過來了,這不好嗎?”她錯愕的問。

  他模樣惱恨極了。

  “好什么?上面竟敢將我一軍!”他大發雷霆。

  “這到底怎么回事?”她不解的問。

  南宮策磨牙。“玉翻紅,就表示你身上的厄咒還未解除,不過是給個續命丹保你平安罷了,這上頭還是拿你當金植咒牽制我,我上當了!”他千算萬算,機關用盡居然也會被暗算!他恨極。

  謝紅花聽完,反而笑了。

  “我倒不覺得如何,反正我已不再受限于紅裳束縛,只要隨身帶著這環佩鈴鐺就成,而我本來就一直如此,根本沒差別,反倒是您,被老天留了這一手,瞧您還能再恣意妄為嗎?呵呵,太好了,可有法子教您收斂了。”她呵呵笑個不停。

  他瞪著她。“還笑得出來,我本想帶著你長居水宮的,看來暫時不行了。”

  “水宮?原來您真想反悔?!”眼眸一瞪。他答應老天要好好做天子的,竟又想丟下一切閃人!“您是不是想把爛攤子丟給奉寧王后一走了之,隨便天下大亂去?還說老天將您一軍,您還不是一樣誆人,幸虧老天聰明,否則真教您給陰了!”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