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目錄  下一頁


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 page 18 作者:淺草茉莉

   
  “是啊、是啊,在泥濘里翻出來的!”李三重喜道,忙將環佩鈴鐺雙手呈至主子眼前。為了此物,宮里動員千人尋找,連御花園的亭子都給拆了,魚池的水甚至抽干了,數頃的草坪也給翻過來了,終于給找到了,真是太好了!

  南宮策迅速接過環佩鈴鐺,置于掌心中審視,忽地,他皺緊了眉。

  謝紅花見狀,疑惑問道:“爺,怎么了?”

  他走回她身旁。“你瞧。”他將環佩鈴鐺交給她。

  “啊!”她臉上也出現訝異。怎么會這樣?

  “這個……奴才剛找到時,瞧了也吃了一驚,以為并不是,但仔細的瞧,這確實是娘娘身上配戴的寶物沒錯,只是它又變回原來的碧綠了……”李三重在見到他們異樣的表情后也表示。這塊玉自從配戴在娘娘身上后,便趨紅逐綠,如今又恢復原狀了。

  “這玉……死了?”她脫口而出。

  南宮策瞇了眼。“死了?”他找回的是一塊死玉?!

  “這玉脫離我多日,又變回原狀,感覺像是死了。”她沮喪的說。

  他沉默下來,神情極為陰森。

  李三重見了忐忑。“兩位主子別急,也許這玉讓娘娘再戴一段時間又會恢復生氣了。”他忙道。

  謝紅花聽了點頭。“是啊,不管如何,東西是回到我身上了,那爺擔心的事就不會發生了,這玉,我慢慢再養,會活過來的。”她又樂觀起來了。

  南宮策深鎖的眉頭,這才微微松開。

  第二十七章  天咒難敵(2)

  “你說,這玉,再找不到第二枚?”南宮策蹙著眉詰問。

  底下跪著的是一名內務大臣,專司搜羅全國各地的奇珍異寶進獻宮里,當年南宮策在眾多玉石中所挑中的懷玉就是由他收集而來的。

  “臣當時就說過皇上好眼力,一眼就挑中這獨一無二的寶物。”那大臣說。

  “當真再找不到其他?”南宮策不死心再問。

  “臣當年取得此物時,那原擁有者就曾對臣道,這玉石來歷不明,他也是陰錯陽差才擁有,之后遍尋各地,再不見相同成分的玉石。”那大臣解釋。

  “來歷不明是嗎?”南宮策沉著臉深思。“那么,原擁有者可有再多說關于這玉石的事?”

  大臣想了下。“是有提到,這玉石具靈性,曾經……”

  “曾經如何?”他雙眸倏然糟糟發光。

  “它曾經是紅玉,但不知何故,在獻給臣的前一日,突然變綠。”

  “什么,它原來是紅的?”大為吃驚。

  “呃……那人是這么對臣說的。”不解皇上為何突然變臉,他小心謹慎回答。

  南宮策眼眸更顯幽深。“去……想辦法將人找來,朕要見他!”

  “您要見他?”

  “怎么,有問題?”

  “有……他將這塊玉石交給臣后,隔天便意外身亡了。”

  “皇上,在皇后身體微惡、您不上朝的這段時間,朝政都教姜明輔佐得一塌糊涂了!”幾個大臣連袂跑到南宮策跟前,對姜明的作為大肆撻伐。

  他付之一笑。“有這樣糟嗎?那不表示朕有眼無珠,找了個笨蛋來輔政?”

  眾人一聽,罵到皇上,他心胸狹隘,這會他們可將他得罪了。

  “這……臣等不是這個意思,臣等是認為姜明剛恢自用,嫉才妒賢又不喜納諫言,是個文才武略皆不通之人,如今搞得天怒人怨,臣等看不下去才集體彈劾他,請皇上盡早出面理政,別再放任此人誤國!”

  南宮策放聲笑,驚得眾人瞠目,以為他這是暴怒了。

  哪知,不一會,他收斂起笑聲,慢條斯理的又道:“這姜明果真是個人才,才幾天的工夫,就讓你們看得這么透徹,好啊,真是好啊!”

  眾人傻眼。皇上是瘋了不成,這樣也贊?

  “皇上,姜明不僅自視不凡還猜忌他人,霸住權位不肯放手,所有重要職務都由他的親信擔綱,不許他人插手,這就算了,他受您重用后,還繼續搞愚民那一套,嚇得百姓人心惶惶,天下難以太平,臣等認為,這人憤世嫉俗、包藏禍心,大有問題,您還是盡早——”

  “你再說一次!”南宮策原本愜意的聽著,忽然臉色驟變。

  “呃……臣等認為,這人憤世嫉俗、包藏禍心,大有問題——”

  “不是這句!”

  “姜明……自視不凡……猜忌他人,霸住權位不肯放手……”見他面有厲色,這人的聲音有點抖了。

  “蠢材,你說他繼續搞愚民那一套,這怎么回事?說清楚!”南宮策醞釀風暴的目光掃向他。

  “這個……就近來京郊又發生數十條巨蟒沖出樹林食人的恐怖事情,臣等認為這八成又是姜明所為……”

  南宮策眼角瞥向未與眾人一起搭話的張英發,后者臉色立即發青。

  他沒當場對張英發說什么,只是不動神色地再朝眾人吩咐道:“這些事朕全曉得了,你們先退下吧。”他趕人了。

  眾人愕住。他這是對他們的稟奏充耳不聞,不處理了嗎?

  “皇上其任由姜明誤國也不管嗎?”有人不甘心的再確認。

  南宮策犀眸掃過。“這話還要朕說第二遍嗎?”

  那人立刻惶恐噤聲,不敢再質疑。

  其他人扶緊自己的官帽,也不敢再多說,一群人就這么狼狽的被轟出去了。

  張英發臨走前受了南宮策淡淡的一眼,馬上知曉他的意思,低著頭,這才走出去。

  眾人走后,南宮策轉回內寢,床上人兒雙眼正骨碌碌充滿好奇地盯著他。

  自從她受傷以來,他從不離她太遠,接見人與議事一律在她的外寢。

  “爺,您為什么這么挺那個叫姜明的人?”她不解的問。爺生性多疑,一旦起疑心,該人難以立足,可爺卻反常的對姜明不疑不慮,支持到底,這有些不尋常。

  他露出一絲詭笑。“誰說我挺他的?”

  “難道不是?他都受您重用了,卻還繼續驚嚇百姓,造成恐慌,顯見這人真有問題,況且眾人都將他說得這么不堪了,您還不辦人?”她忍不住皺眉的問。

  南宮策慢悠悠的笑了笑。“愚弄百姓的事我會查明,而姜明我也不是不辦,不過得等我由長沙回來后再說。”

  “您要去長沙?”她訝然。

  “我去去就回,這趟你得養傷,就留下吧!”

  謝紅花瞪眼。“您為何突然要去長沙?”

  “我去見你大哥一面,你大哥身子禁不起舟車勞頓,只好我過去一趟了。”他解釋。

  “你要去見大哥?”她蹙眉。

  “嚴格說來,我的目標不是他……”

  “那是……你要去尋那術士的蹤跡?”她恍然大悟。他是想去徹底解決她受詛咒之事了。

  “嗯……我很快回來,回來后,不管是姜明還是其他的事,都該解決了。”他盤算著。

  “爺,您一定要去長沙嗎?”她忽然起了莫名的不安。

  南宮策悠然綻出微笑,上前捋了捋她的發后,擁緊她,下巴溫柔地蹭了蹭她的頭頂,滿腹的柔腸和情絲。“舍不得離開我,嗯?”

  “是舍不得。”她嘆道。

  他輕笑。“很高興我的蟲子會這么說。”他柔聲,眉梢眼底盡是暖暖的笑。

  “說真的,這回……我真不想您離開我的視線。”她嘟著嘴說。

  “這是教這陣子發生在身上的厄事嚇到了,要我陪著壓驚?”他笑問。

  謝紅花臉發燙地貼進他的胸膛。“是又如何?”她就是不想他離開。

  一絲掩飾不住的笑意從他唇邊綻開。“你這樣,我可真開心,但我不去,難道要你病弱的大哥來?”他反問。

  她張了嘴又闔上了。“不能這么操勞大哥的。”

  “那就對了,我不會耽擱太久的。”他保證。要不是非得親自走一趟不可,他也不想離開她,雖然近來她已不再發生意外,但他仍不免擔心有萬一,所以他會速去速回,一個時辰也不會多浪費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