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目錄  下一頁


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 page 16 作者:淺草茉莉

   
  群臣瞪凸了眼。皇上難道已經是非不分到走火入魔的地步?竟對一個妖言惑眾的人,欣賞?

  “皇上,姜明身為奉寧王的舅舅干出那些事,就是在為奉寧王圖謀皇位啊!”

  有人忍不住明說了。

  南宮策睨去一眼,那人立即全身發涼。

  “你們認為在朕的眼皮底下,姜明能圖謀到什么?他若惹毛了朕,朕先殺了奉寧王,那小子一死,他什么指望也沒有,還能圖謀什么——”

  “爺!”某女人忍無可忍的出聲了。

  南宮策臉部一獰,厲瞳瞪去。

  謝紅花表情比他更怒,回瞪他,擺明絕不退讓。

  他眼瞇了瞇,哼了一聲,不再瞧她的怒容,視線轉回殿上,底下的人正驚縮著脖子,不知是受他方才的言論驚嚇,還是為他與女人對峙的模樣所驚?

  這些人的膽子……哼,全是沒用的東西!

  “總之,若姜明安分,朕不會動奉寧王的!”這話是說給自己女人聽的,但接下來,他邪殘一笑。“但若是不然,朕將摔下奉寧王的頭,身子讓怪蟲蠶食,腦袋讓烏鴉叼去,四肢就賞給那些野獸了,剩下的內臟剛好丟進池里喂魚蟹!”

  一時滿朝文武抽氣連連,年紀大的眼前一晃,似驚懼得要昏倒了,而那小柱子后的人,則氣得磨牙。

  哼,這糟糕的家伙,今晚別想上她的床了!

  她起身,氣怒的跑出大殿,外頭正下雨,她火著,遂不待春風姑姑撐傘就沖入雨中,大批宮娥見狀,急忙跟在她身后跑。

  雨來得急,越下越大,跑了沒一會,她已全身濕透。

  “娘娘,這不行,您會受寒的!”春風姑姑急喊。

  “我沒那么脆弱,我這身子強健得很,淋點雨不礙事。”她繼續跑。

  難得在雨中任性,而且,方才被爺激起的怒氣,隨雨的沖刷,好像消散不少。

  反正都濕了,她索性在雨中玩起來,一身紅裳在雨中奔跑,好不快活,甚至不嫌臟的在泥地里蹦跳,直到雨大得連視線都看不清了,這才甘愿隨春風姑姑回去。

  望日清晨,她大驚失色,原因是,她腰間之物——不見了!

  “娘娘,您想想,可是遺失在哪了?”春風姑姑緊張的問,一旁的宮娥也是個個驚惶失措。

  環佩鈴鐺不僅代表皇上,見物如見人,更是兩人的定情之物,可比鳳印還要重要,若此物掉了,非同小可,皇上必會大發雷霆。

  謝紅花敲著腦袋,努力回想。東西有可能落在哪了?

  “哎呀,真不知道呢!”知道大伙急,她也跟著急。那東西可說是爺給的定情物,爺心眼小,將示愛之物搞丟,那臉色,連她也怕。

  “會不會昨日您在雨中玩耍,落在泥濘里了?”春風姑姑問。

  “有可能,咱們快回去找找!”她猛點頭,認為可能性極大。

  一群人火速往外沖。此物可千萬不能掉了。

  大批人開始在宮里搜尋,昨日大雨剛過,土都被淋翻了過來,尋找不容易,更何況,她昨日滿宮亂跑,連御花園也教她踏遍了,這會,要找到東西,可真是難上加難了。

  謝紅花絞著手,這會忍不住慶幸起她正與那男人鬧氣中,昨晚趕他出殿,不肯見他,不然,環佩鈴鐺不見之事可就瞞不住了。

  “娘娘,怎么辦?還是沒找到!”宮娥焦急地回報。

  “再找找吧,那東西沒人敢撿,撿了也不敢私藏,一定會找到的。”為免大伙驚慌,她鎮定的道。

  “娘娘,早朝時間到了,今日您不陪皇上上朝嗎?”春風姑姑瞧瞧天色后問。

  “這……”環佩鈴鐺不能遺失,但放任爺在朝堂上肆無忌憚的惡整大臣,她也不放心,實在兩難。

  “娘娘,您盡管先上朝吧,奴婢留在這繼續找,若找著,會立刻通知您的。”春風姑姑知曉她的為難,主動的說。

  她無奈。“那好吧,也只能這樣了。”瞧時辰,早朝正要開始,她得跑著趕過去才行。

  另一頭,金圣殿上,群臣見不到往常在小柱子后的身影,人人臉上出現不安,那用來“扳正朝綱”的人末到,那今日早朝……

  瞧瞧上頭的主子,臉色也不怎么好,明顯夫妻倆因昨日姜明與奉寧王之事仍未和好。

  可這對天家夫妻嘔氣不打緊,大家在意的是,皇后不能丟下他們不管啊,這是丟生肉喂虎,他們這群人眼看就要落難了!

  眾人紛紛憂愁,該怎么辦才能安然度過今朝?

  “說吧,有事快奏,廢話就少說!”

  聽皇上這口氣,縱然大伙有話,也說不出口啊!

  “一群人都啞了嗎?”他口氣更惡。

  那女人跑去淋雨又趕他出殿,都犯了他的忌諱,他已氣得不輕,這會又不見她出現,連朝也不來了,這是對他放棄了,不管了嗎?

  他臉更沉,心情劣,簡直劣透!

  一旁的李三重見主子怒氣高張,心知原由。

  主子雖然不希望娘娘來干涉他的事,但若娘娘真的放手不管,他老大又不是滋味,覺得被冷落了。

  而這可不成,他要的是娘娘的全副精神,若被冷落了,如何忍受,主子矛盾的心情,大概也只有他能明白了。

  唉!只希望娘娘待會能趕來,今日若見不著她,主子八成會遷怒整得殿中的這群人哭天喊地、哀鴻遍野了。

  就在金圣殿上下一片低迷之際,一道身影慌忙跑來。

  眾人見了先是欣喜,可不到須與又滿臉失望,那衣裳不是慣見的紅。

  南宮策的臉龐更是陰了。

  跑來的是一名宮娥,她慌慌張張進殿后,看見大臣聚集,不敢貿然上前稟奏事情,先拉著大太監咬了耳朵。

  貼身太監忽地臉色大變,那宮娥是謝紅花身邊的人,南宮策那張俊臉立即就森然了。

  “李三重!”他怒喚。

  冷汗都道出來了。“啟奏皇上,娘娘她、她在來朝的路上摔了一跤!”

  “什么?!”他已由龍椅上霍然站起。

  那宮娥驚恐跪地。“娘娘摔傷了頭,現正血流不止——”

  她話還沒說完,南宮策已消失在朝堂之上。

  第二十七章  天咒難敵(1)

  “爺,萬一我真的……”

  ‘你想說什么?!’

  “人家話還沒說完呢……爺,我不會有事的——”

  ‘你以前也這樣說過,還不是對我背信了,要我如何信你!’

  寢殿里正亂著,南宮策一臉陰沉的盯著太醫為謝紅花止血包扎傷口。

  她傷在額頭,傷口有鴿蛋大小,血不斷汩汩冒出,太醫費了許多工夫才止血。

  失血過多的女人,此刻軟綿綿的窩在床上,元氣盡失,連說話的力氣都無。

  這模樣瞧得南宮策心火直冒,狠狠地瞪視早已跪在一旁請罪的春風姑姑及一干宮娥。

  “昨日大雨過后,路滑,娘娘趕著到金鑾殿,不小心跌了一跤,頭撞到地上的石頭,這才釀了禍。”春風姑姑白著臉說明事發經過。

  南宮策神色冷峻,雙眸精明的瞇起。“聽說你們大清早就出了寢殿,是做什么去,還將人給弄傷了?!”

  “這……”瞧向床上的人兒,不知該不該就說實話了?

  “你們有事瞞朕?”瞧著她的反應,他越顯嚴厲了。

  春風姑姑一驚。“奴婢不敢……只是……”

  “只是什么?!”

  “爺……”虛弱的聲音由他身后傳來。

  南宮策聞聲顧不得逼問,忙回頭瞧自己的蟲子。“水兒?”

  “是我貪玩,嫌昨日雨淋得不夠,一早又去玩泥,這才會誤了上朝時辰,心急趕路的結果才會摔傷的。”謝紅花強撐著氣力說話。

  環佩鈴鐺還是沒找到,能拖一時是一時,也許晚些就找回來了,還是先別讓這男人知道,徒惹他火大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