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目錄  下一頁


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 page 12 作者:淺草茉莉

   
  張英發尷尬的笑了。“這……臣想皇上要我詐死,有兩個原因吧……”他搔頭說。

  “哪兩個原因?”她立即好奇的問。

  “有一小部分原因是要警告那膽敢謀刺皇上與您的人,嚇嚇她,教她知道他絕不輕饒的決心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她頷首。那家伙最愛嚇人,這確實是他會使的手段。“你說這只是一小部分原因,那大部分的原因呢?”

  “這……”他支吾了。

  她挑眉。“不好講?”

  “也不是……”

  “那說吧。”

  他無奈,只得苦下臉道:“另一個原因恐怕是因為皇上……當時心情不佳。”

  “心情不佳?”

  “是啊,據說那時您正與他鬧脾氣,他一心想找人出氣……詐死也是死,我得當一陣子死人讓他平息怒氣。”

  一片烏云由她額頭黑壓壓罩下來。

  這劣質男人……

  “你說什么?她身子骨虛,受大寒了?”在謝紅花的病榻前,南宮策氣急敗壞道。

  太醫抱著醫箱,瞄了瞄床上的病人,死咬著唇的點頭。

  他大為光火。“她好端端的怎會染上大寒的?”

  “現雖是盛夏,但娘娘出宮時,興許是大熱后吹到風,反而受寒了。”太醫解釋。

  南宮策最忌她的身子出毛病,一張臉氣得鐵青。“混帳東西,難道不能盡快醫好,非得讓朕見到她病懨懨的模樣嗎?”

  太醫轉動僵硬的脖子,瞧著床上虛軟的病人,張嘴抖了抖。“這……臣會盡力而為。”

  “盡力而為?!朕要聽的不是這個,朕要知道她明日是不是就能生龍活虎?”

  “明日?”太醫又往病榻上瞧去,她模樣更虛弱了。“恐怕不……”

  “嗯?”南宮策臉色異常嚴厲。

  太醫雙肩一顫,醫箱抱不住的掉落地上,倒出了醫材藥罐。

  “臣……臣該死!”

  他火上加火。“來人啊,將人拉下去斬——”

  “爺,別為難太醫了,他盡力了,咳咳……況且,我缺的不是醫藥,人家……只想您陪,您多陪著我,這病自然會好得快。”謝紅花開口了。

  這話一出,原本還怒容滿面的男人神情候變,瞳瞳白雪登時融成為一片大地回春。

  他朝驚慌跪在地上的太醫揮揮手要他滾后,挪身到她床邊,眉眼溫柔,挨著躺在她身旁,一只手臂將她輕攬入懷。

  “我這不是在陪你了?”他笑問。

  “不夠,我要您滿心思都是我……”

  “這樣啊。”這女人需要他,最教他開懷不過。

  “不過我這世的身子健朗,您對我可就沒花太多的心思了。”她忍不住地噘起嘴起來。

  “胡說,我哪刻沒念著你?”他笑意融融。

  “您是念著我沒錯,可總沒以前我有心疾時寶貝,我不如病著,您對我更在意些……”

  他神色瞬間沉下。“不許病,這世我要你健健康康的,什么病痛也不許有!”

  他嚴肅的說。

  “連心病……也不許有嗎?”

  南宮策一楞。“心病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“你有心病?”他犀目緊瞇。

  謝紅花哀怨地望著他。

  “你受什么委屈了?”他多疑的問。

  她輕咳。“人家……懷念當年病著時,您時時看護,不離不棄的時光。”

  他目光放柔,擁著她的雙臂更緊了些。“爺,以后不管什么時候,都讓我跟著可好?”她終于開口要求。

  “好。”他笑容不減。以前總是他粘人,這會她肯主動,他心情大好。

  “爺說的話,可別后悔啊?”

  “不后悔!”

  太好了!目的達到,她晴自呵呵笑。瞧以后有她時刻盯著,他還能再作怪嗎?!

  “你這塊玉……”謝紅花正歡喜著,忽地,腰間的環佩鈴鐺被南宮策拿在掌心上審視著。

  “怎么了?”見他眉頭緊皺,她詫異的問。

  “又紅了些,這玉不斷翻紅,綠色的部分幾乎消失了。”這塊碧玉已成為紅玉了。他端詳深思著。

  “紅玉也不錯,正好搭配我的紅裳。”她不在意的笑說。

  “這玉在我身上多年,也不見變化,但你出現后它就不同了,應該是吸了你的血氣后改變的。”他眉心漸松的分析。

  “是嗎?還記得當年您給過我的那只環佩鈴鐺,說那鈴鐺在我身上發出的響聲特別不同,而這個,也像是為我而生的,這些事真的很神奇。”她笑彎了眼,取回環佩鈴鐺,故意弄響它。

  南宮策微笑道:“這物總有主人,你確實是它們的主人沒錯,不過,不管世事如何變遷,某些東西都不可能改變,就像你是我的蟲子,天變地變,這點,永遠不變。”

  在他說完這些囂張的話后,她忽地用力的咳嗽,他面容丕變。

  “外頭的混帳,還不快滾進來!”他朝外疾吼。

  才剛被揮出去的太醫,又倉皇奔進來了。

  還在裝咳的女人,轉過臉去,掩嘴偷笑。沒錯,很多事,如他所說,天變地變,永遠不變,好比她是他的蟲子,但蟲子不是蟲子,蟲子是主子的主子!

  機睿的男人瞥見她偷翹的嘴角,瞇眼悠嘆。自己的蟲子難得這么可愛,就算演技差些。也不忍拆穿,罷了,不管她想做什么,他甘之如余,愿意被她設計。

  第二十五章  垂簾聽政(2)

  今日早朝,金鑾殿上很不尋常。

  龍椅旁不遠處,在小柱后,多了張小凳子,原來,南宮策帶女人上朝了。

  眾臣訝異。這朝堂重地,有女人聽政,象話嗎?

  皇上寵女人,盡管在床上寵去,寵到朝殿上來,實在有失體統、有違體制,人人嘴上沒敢發張,可心下,罵翻天。

  南宮策仿佛聽到底下眾臣的腹誹,圣顏含威,時冷輕笑。他的小蟲子要跟,他高興都來不及,這些人盡管腦袋被驢踢,他樂見他們敢怒不敢言的蠢相。

  “啟奏皇上,有人密報江西郡守廖大城貪污,金額高達四千萬兩,臣等派人去查,廖大城家里僅存現銀四百兩,這明顯是誤報,廖大城乃嵚崎磊落之人,并無貪污實情。”有人上前稟報。

  南宮策懶懶向說話的人瞄去。“是何人去查的?”

  “是御史中丞,方信譽。”

  “是那廝啊?朕若記得沒錯,他是你的門生不是嗎?”他目光淡淡的瞥去。

  那人聞言一驚。“這……這個……方信譽確實是臣的門生。”

  “你派他去查贓,這也太不避嫌了吧?”他不冷不熱地問。

  那人一時說不出話了。

  “廖大城是你的外甥,他嵚崎磊落,這話由自家人來說,當真‘中肯’啊!”

  那人一聽,當眾就刷白了臉。“皇上,臣……臣沒有包庇外甥,請您明鑒!”

  “朕又沒有說你包庇,朕說的是你與他一同貪污,一丘之貉!”

  “啊?!皇上不能因為廖大城是臣的外甥,就料定臣也貪污,臣不服。”那人驚得腿一屈,馬上跪下陳情。

  “朕最厭惡不避嫌之人,你敢欺上瞞下,就該知道犯朕的忌諱了。”南宮策冷聲說:“來人,摘了他的官帽,拉下去午門候斬!”

  “皇上饒命,臣就算有錯,也錯在不避嫌,但確實沒有貪污啊!”那人哭冤。

  “那又如何?朕已認定你手腳不干凈,想再待在朝廷,是不可能了。”他哼聲道。

  他做決定,全憑自己喜好,要殺要留,要重用還是貶謫,向來任性而施,并不在乎真相或理由是什么。

  那人呆住,竟是哭不出來了。

  眾人同情的望著他,也無人敢去向皇上說情,只能眼睜睜見他被拖離金鑾殿。

  這時,李三重由小柱子旁竄出,匆匆去到主子身旁耳語,不久,南宮策悠閑的姿態消失了,表情有點臭。

  沉默了一會后,他突然咬牙道:“人留下,頭暫且不砍,等到查清是否與廖大城同流合污再說,若真有不法,屆時與廖大城一起處置!”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