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淺草茉莉 >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目錄  下一頁


少年太上皇卷三·逆天絕愛 page 10 作者:淺草茉莉

   
  “這家伙若真能瞧中誰,我再苦,也不會沒度量的不成全,怕只怕他——”她氣急敗壞的瞪向南宮策,一副要教他氣死的模樣。

  安儀見狀,十分樂見她激怒兄長。如此一來,說不定就能順利讓這女人從此消失在自己眼前了。

  “皇嫂,我勸你別再鬧下去,你這樣只是徒惹三哥厭惡罷了。”她繼續扇風點火。

  “厭惡?這家伙若厭惡得了我,數百年前就不知宰殺我幾回了,我如果再不聞不問下去,他才真要發火!”謝紅花氣極頓足。

  安儀吃驚。她是不是瘋了,竟敢當著三哥的面將自己膨脹成這樣?!

  依三哥那心高氣傲的性子,哪容得了女人這般張狂?

  以為這次成了,謝紅花死定了,卻見自家三哥笑靨如花的走向謝紅花,攬著她的腰道:“你知道就好,我又沒要人攔著不讓你進來,是你來得這么慢,怪誰?”

  他反而責怪起她來。

  安儀與朱志慶聽了驚訝。方才他們是想過,這男人身邊的守衛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松懈,竟輕易就讓他們闖進?原來是他早有交代!

  “我以為你當晚就會沖進來的,熬了三晚,也好、也好!”南宮策繼續說,臉上竟是笑得光芒四射。

  “您!”謝紅花氣得兩眼冒出火星。她不過是教梁漾水的那張面孔驚住,一時忘記這男人是除了她誰都嫌棄的,她是如此的了解他,卻糊涂到等安儀提醒后才記起,平白讓他胡搞了這許久,真是可惡!“那也該夠了吧?還不讓我瞧瞧人家,莫非,您已把她怎么了!”

  他臉上終于出現一點點的不自然,但仍沒要貼身太監讓開。

  “爺!”她低吼。

  “三哥,這女人連您都敢吼,已到無法無天的地步了,您難道不治她?”安儀忍不住問。

  他冷冷睨向她。“治她?這女人朕若治得了,又何必如此綁手綁腳?若能治,還用得著你開口嗎?”他嗤之以鼻。

  “啊?!”安儀與朱志慶這一聽,臉都綠了。治不了,那就是沒失寵……就是他們又再度得罪她了?

  心驚之余,朱志慶馬上指著床上的女人顫聲問道:“皇上可是與她恩愛了三天三夜,難道……難道沒有一點情分?”

  “恩愛?嗯,朕確實與她‘恩愛’了三天,好久沒這般身心爽快了,真是有趣啊!”南宮策越笑越舒暢。

  安儀見他如此,立即又說:“是啊,三哥,她可是與那畫中人長得一模一樣,應該就是您最喜愛的女子的相貌,您既然肯與她獨處上三天,這表示——”

  “這表示——你們真該死啊!”倏地,他歡暢大笑起來。

  兩人大駭,因為這笑,就跟他平時殺人前的笑臉是一樣的!

  他們當場驚恐的抱在一起。

  第二十四章  薄命紅顏(2)

  “你倆吃了熊心豹子膽,敢這樣耍朕?”他笑臉一斂,周身變得寒風颼颼了。

  “耍……耍您?”朱志慶僅剩的幾顆牙也在搖晃了。

  “你們當真以為朕瞧不出來!”他看兩人的目光利如刀鋒。

  “三、三哥……瞧出什么了?”安儀感受到寒風刺骨,軟腿了。

  他輕蔑哼笑。“朕僅一眼就曉得了,憑那女人也配扮朕的水兒!”

  “三哥……”她如臨冰害。

  “啊,這人是誰?!”床榻邊突然傳來謝紅花的驚叫聲。

  眾人向她望去,原來她趁眾人不注意,猝不及防的閃過李三重,一把掀開了被子---

  謝紅花輕顫地撥開散亂在女子臉上的發絲,露出一張滿臉血污、面目全非的臉孔后,她大驚,喊了一聲后,驚嚇得跌落地上去。

  南宮策面容一整,火速伸掌覆住她的雙眼。“誰許你看的!”他惱怒的瞪向阻攔不力的貼身太監。

  李三重登時跪下來,不敢吭氣。主子不讓娘娘瞧就是怕嚇著她,結果他卻一時沒注意,而讓娘娘子闖了過去,真是該死,難怪主子發怒。

  “這人不是梁漾水,她……是誰?”她沒有拉開男人覆住她眼眸的手,聲音呈現受到驚嚇后的顫抖。

  “她就是那女人!”他肅聲。

  “可是那張臉……那張臉并不是……”她害怕至極。

  “那是易容。”他解釋道。

  “易容?”

  “沒錯,否則這天底下怎可能再出現那張面孔,況且就算有,那靈魂不是你,我只會殺之,除了你,沒人配得上擁有那張容顏。”南宮策狠戾的說。

  這話教安儀與朱志慶倏然心驚。幾次聽到他們奇怪的言論,早就忍不住猜測這兩人莫非是惡鬼轉世,專門來殘害他們的!

  春風姑姑與李三重則是對這些事心中有數,所以臉上并無驚色。

  “那么,這三天,您是怎么對待人家的?”謝紅花聲音極度不安的問。

  南宮策沉默了,像是沒打算多說。

  她哽了哽,拉下他覆目的手,忍住害怕的再次將視線投向床上的人。

  梁漾水身上裹著錦被,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,原本靈活的眼睛仿佛遭受到巨大的痛苦與驚嚇,已然呆滯無神,而最恐怖的是她的那張臉,血肉模糊,好不駭人。

  “要你別看的。”南宮策輕聲說。

  瞧見梁漾水如此的慘狀,謝紅花的眼淚狂掉,不禁怒氣沖天。

  “這都是我的錯,我該早點來阻止您的!您說,您是如何殘害人家,到底對她做了些什么?!”她質問。

  記得他在乍見到梁漾水時,是如何的“見獵心喜”,又發現她的容顏居然是易容的,可想而知他有多雀躍,安儀公主與朱三公子簡直為他送來了大玩具,這幾日他能不玩得不亦樂乎嗎?

  可恨他說的沒錯,是她來得遲,沒能及時阻止他的惡行,才會又害得一女子被他玩殘!

  南宮策僅是面色微變,依然不愿意親口吐露什么。

  謝紅花憤然,轉向李三重。“李公公,他不說,你來說!”

  李三重被點名,不安的瞧向主子,只見主子不悅的頷了首,是同意他說了。

  但怎么說,他可得小心斟酌了。

  “這個……第一天時,這女子極盡挑逗引誘皇上寵幸,但皇上怎肯碰不潔的東西,要人抽了她幾下身子……”那鞭子是特制的,鞭身帶刺,抽過后,那刺如針的穿進肉里,痛得人撕心裂肺,偏嘴被塞住,叫也叫不出聲。

  “第二天,皇上見她貼著人皮面真辛苦,便要人撕下,她自然疼得落淚……”

  主子要人拿刀片直接割下她的面皮,那假皮連同真皮一起被割下的同時,有一瞬她嘴里的布掉落,那凄厲的叫聲至今都還令他余悸猶存。

  “到了第三天,皇上見她受到驚嚇,好心喚來宮娥照護,為她洗澡,順道還召來太醫上藥……”那浴桶里放的是咸水,她滿身鞭傷,這一下了水,就如同穿刺腌肉,讓她心臟一度停擺,這才召來太醫救人。“方才皇上已經打算將人送走了,結果您就來了……”

  謝紅花臉色發青,自然將李三重的描述再加重三倍。爺的手段,絕不可能如此輕微,不然梁漾水也不會被驚嚇得癡呆成這樣!

  “她只錯在不該易容騙人,卻受到您如此兇殘的對待,您太可惡了!”她怒不可遏的轉過身去痛罵自己的男人。

  “我已手下留情,并沒有玩死她不是嗎?”南宮策一點悔意也沒有,涼涼地反駁。

  她氣結,頭痛不已。這家伙性子數百年不變,還是這么殘佞,她就是不能一日松懈,否則一旦讓他逮到機會,就會做出令人神共憤的事!

  “這錯的人、該怪的人,是安儀與朱志慶,他們有心送來玩具供我玩樂,我若不好好利用,豈不辜負他們的美意。”他轉而望向已經驚恐到不行的男女,將責任理所當然的推給他們。“你們敢玩弄朕,這回,朕怎么處置才好?朕得好好謝謝你們的這份用心吶!”他幽深地冷笑起來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