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心寵 > 美人書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美人書目錄  下一頁


美人書 page 6 作者:心寵

   
  楚若水怔怔地入門,卻見店堂之內果然陣列著形形色色的小人兒,皆是面團所制,拇指般大小,揉捏成各式人物、飛禽,五彩玲瓏,栩栩如生。

  她拿起一只小猴,童年往事立刻涌入腦海,忍不住鼻尖一酸。

  彎曲的小巷,種花的父親,沿街叫賣面人兒的老頭……一切的一切,恍如隔世,不可追溯,似在看一個遙遠的故夢,別人的經歷。

  「你怎么知道我喜歡面人兒?」她哽咽地抬眸望著薛瑜。

  呵,他怎能不知?眼前的她,是他要利用的人,他當然要想方設法早早打聽好有關于她的一切,以便隨時討她的歡心。但他能這樣回答嗎?這樣的答案,讓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。

  「從前聽你義父說的。」他低聲道,「前些天看到這間面人館,便訂做了幾套。」

  「小時候我有好多面人兒,都是父母買來送我的生辰禮物。我記得,那些面人兒放一陣子,便會干裂碎掉,不能永久保存。想起來怪可惜的。」楚若水嘆道。

  「這個你放心,」薛瑜立刻答,「這家的面人兒改良過了,于面團中加入了石醋與蜂蜜,斷不會出現你說的那種狀況。放個三年五載沒問題。」

  「所以,也不能吃嘍?」她不由得巧笑,一副調皮語調。

  「當然,這只是擺設,吃了大概會鬧肚子吧。」他不禁被她逗樂,「我訂了幾套人物譜,也不知合不合你的意。」

  說著,他示意店家,立刻有幾只精美木盒呈現于前,其間有美人、有英雄、有天神、有魔怪,大多依照唐代傳奇而制,無不精致可愛,神情靈動。

  「哎呀,還有《眠石記》里的主角!」楚若水瞪大眼睛,沖上前去,又怕太過激動碰壞了那小小玩意兒,只得手足無措地呆在那里。

  「哦?」薛瑜道,「都是店家做主做的,我也沒特別預定。《眠石記》是什么?」

  這話并不假,他只負責掏錢,還沒用心到鉅細靡遺的地步。

  「《眠石記》是唐代傳奇里我最喜歡的一則故事,女主角柳眠石本為泱國公主,執意下嫁讓她一見傾心的慕生,無奈慕生卻是鄰國奸細,柳眠石傷心絕望,溺水而亡。她的白紗化為江上云霧,縈繞不散……」她細細傾訴,頗有所感。

  「聽來是一個傷心的故事。」薛瑜蹙眉。

  「的確傷心,卻很美麗。」楚若水似沉浸在故事之中,無限感傷。

  「實在搞不懂你們女孩子為什么總喜歡這種故事,凄凄慘慘的——」他無奈搖頭。

  「薛大哥,將來你若真心愛上了一個人,就會知道這個故事為何動人了。」楚若水笑說。

  呵,他一直癡心愛著媺娖,為何還是無法被這個故事感動?男人喜歡的情節,大概天生有別于女子。

  「薛大哥,謝謝你送我的禮物。」她忽然換上凝斂神色,與他對視,「你總是送我很珍貴的東西——」

  「舉手之勞而已。」她這樣說,他更慚愧,明明一切只是利用她的誘餌……

  「是想補償那件華服吧?」她突如其來地道。

  「什么?」這話讓他一怔。

  「長平公主把那衣服拿走了,你為了安慰我,所以送我這些面人兒。」她輕笑解說。

  果然是聰明的女子,他的這次「舉手之勞」,的確有補償她的意思。

  媺娖對她的刁難與挑釁,他怎能袖手旁觀?既然明里幫不了她,惟有在暗中給她一些慰藉……

  咦,他是怎么了?難道對她并非單純的利誘?到頭來,像是在保護她……

  「薛大哥,謝謝你!」楚若水的笑眼中凝結了一抹晶瑩的水霧,「這份禮物,我會好好珍藏,不會再讓任何人拿走——」

  簡單的一段話,不知為何,卻讓他心尖一顫。

  望著她帶淚的微笑,彷佛她整個人都是水做的一般,漸漸將他胸中的鐵石融化。這一刻,他真希望自己只是她的兄長,是個誠心關愛她的人。

  然而,身于亂世,萬般不由己,連這最尋常的意愿,都是妄想……

  第3章(1)

  這個腳步聲讓她有些害怕,雖然聽過的次數不多,但她知道,長平公主又尋上門來了。

  楚若水一向告誡自己,寄人籬下,就得低頭,人家是正牌公主,凡事多加忍讓,以便維持風平浪靜的局面。

  然而,樹欲靜而風不止,她的退讓,并沒有換來對方的息事寧人。

  「怎么,見到我不高興嗎?」朱媺娖大搖大擺邁進來,以一貫微諷的語氣,似笑非笑地瞅著她。

  「公主駕到,是奴婢的榮幸。」她不得不上前躬身相迎。

  「今兒個我是來還衣服的。昨兒我已密見多爾袞,他承諾不久便會恢復我長平公主的封號,不必再躲躲藏藏,可以正大光明的過日子了。」

  「恭喜公主。」這樣的消息,對楚若水而言是種刺痛。

  同為公主,別人得了禮遇和自由,她卻仍舊如過街老鼠般,只能躲在暗無天日的隱蔽處。

  「多爾袞允諾我,將來我不必穿旗裝,仍著我們漢人的服飾即可。滿朝上下,大概只有我一人有此特權。」朱媺娖自得地道。

  「如此更要賀喜公主——」她垂眸應答。

  「哎呀,不過你可要難過了。」朱媺娖臉上笑容更甚,「因為,本宮一不小心把你的衣服燒壞了。」

  「什么」楚若水一怔。

  「昨兒個換下來的時候,我丫鬟笨手笨腳的,沒注意到一旁竟有火燭,一不小心,就把這鳳凰的尾巴燒了個大洞!」

  說著,努了努嘴,她的婢女將托盤呈上,展開衣衫。

  楚若水難以置信,愣愣地看著那燒焦的痕跡。好端端一件珍貴衣衫,幾日不見,卻化為殘片,世上最猙獰的摧毀也不過如此,此事對她的震撼,勝過她見過的任何戰火。

  胸前劇烈起伏,她緩步上前將那抹彤色接到手中,指尖輕輕撫過斷裂的金絲,彷佛有人用針在扎著她的心。

  「為什么……」哽咽半晌,她終于忍不住沙啞地問:「為什么你要這樣?」

  「什么?」朱媺娖一時沒聽清楚。

  「公主,我與你井水不犯河水,為何你要故意如此?」她抬眸,第一次用凌厲的目光注視對方。

  「故意?」朱媺娖有些措手不及,「不知你在說什么,本宮怎會故意燒壞你的衣服……」

  「公主若是懷疑奴婢與薛公子之間有曖昧,大可放心,」她不傻,水一般明凈的眸子能看清世間萬物,同為女子,對方的所思所想,她又怎會猜不到。「奴婢在他眼中,只是妹妹一般。」

  朱媺娖頓時臉色鐵青,沒料到自己隱蔽的心思,居然讓人一眼便識破,情何以堪?

  「你以為本宮因為吃醋,故意毀壞了你的衣衫出氣?」她咬唇爭辯,「實話對你說了吧,本宮并不認為薛瑜會對你如何,他從十六歲起,便與本宮結緣,之后我還沒見過他正眼瞧過別的女子一眼!」

  「既然如此,公主還有什么可擔心的?」這樣的深情,她聽了動容,但心尖不禁微酸。

  「我不擔心,我只是恨你!」朱媺娖脫口而出,「別以為本宮不知道你是誰,亂臣賊子之后,自封靜天公主的賤人!」

  楚若水霎時僵住,難以置信。

  「你以為隱姓埋名,躲在這薛府之中假扮奴婢,本宮就不認得了嗎?本宮曾在亂黨入京之日,遠遠地見過你。仇人的女兒,只要一眼,永不會忘記!」

  沖動之下道出這一切,并非被嫉妒沖昏了頭,而是與其承認害怕薛瑜變心,她更愿意承認這點。

  至少,這理由不會讓她丟臉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