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心寵 > 美人書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美人書目錄  下一頁


美人書 page 4 作者:心寵

   
  她若發現了他,會回以微笑。若沒察覺,他也不打擾,只是默默地站一會兒,便走開了去。

  每日如此,彷佛形成了一種習慣,若是沒有看到這幕情景,反倒覺得不安。

  不知為何,看到她在花蔭下的身影,會讓他心底有種前所未有的寧靜,剎那忘了塵世間的紛擾,只是單純的欣賞一幅畫。

  但今天,路過她所在之處,他卻沒有停留,因為一樁極為煩心之事,讓他無暇停留。

  薛瑜逕直來到西廂,掀簾入內室,卻半晌無語。

  朱媺娖正對鏡子梳妝,見他立在門檻處怔怔出神,不由得詫異。「發生什么事了?」

  他沉默半晌才道:「我剛剛打多爾袞那兒回來。」

  「話別說半截,急死人了。」她回眸,「我知道你打多爾袞那兒回來,然后呢?」

  「他果然早知你在我這兒。」

  「我就說吧,」她頗為得意,「叫你先下手為強,否則被那些小人占了先機,多爾袞定會懷疑你的忠誠。」

  薛瑜眉間深鎖,抿唇不語。

  「怎么,多爾袞該不會下令要殺我吧?」她泰然自若的笑問。

  薛瑜輕輕搖頭,一副欲言又止,「……他說,要恢復長平公主的封號,以前朝皇室之禮待你……」

  「那不是很好嗎?果然如我所料。」朱媺娖得意頷首。「瑜,為何你卻如此不快?」

  「因為多爾袞提出一個條件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「希望我能表達對大清的忠誠。」他的語調益發低沉。

  「要怎樣表達?」朱媺娖一挑眉問。

  「剃發。」薛瑜終于吐露困擾他的事。

  「剃……」她驟然領悟,「是要你像滿人一樣,剃發結辮?」

  「沒錯。」他不禁澀笑。

  朱媺娖垂眉,思忖一陣,「那就剃吧!」

  「什么」薛瑜以為自己聽錯了,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「反正滿人早已下令,凡中原人士,留發不留頭。之前出于攏絡的目的,才允許你暫時著漢服,梳漢髻。既然現在要你改,那就改吧。」

  薛瑜霎時全身僵住了,耳際嗡嗡作響。

  他本以為,至少她會為自己憤然感慨,給自己一點安慰,結果什么也沒有……她那平淡的語氣,似乎這是天經地義之事,似乎他做的所有犧牲都是應該的。

  發髻,對一個男子而言,假如光只是純粹的外表,倒也不算什么,但在這改朝換代的時刻,卻意味著尊嚴。

  他拋下所有的自尊,背負漢奸罵名,卻只換來她如此平靜的反應——不得不承認,此時此刻,他胸中塞滿了失落感。

  「瑜,你怎么了?」他心中的萬千翻涌,朱媺娖似乎渾然不覺,只催促道:「明兒個找個剃頭師傅來,把這事辦了吧。」

  薛瑜忽然笑了。

  原來,人在萬般難過之時,不會流淚,卻會這樣奇怪的笑。

  「知道,我會找人辦的,你不必操心。」話落,他轉身退出她的房間,沒有像往常一般眷戀地逗留,不舍離去。

  「替我把簾子放好。」她在身后叮囑。

  本以為她會出聲喚住他,追問為何他這般反常,至少感受到他賭氣的疏離舉止,但她卻只說了這樣一句——替我把簾子放好。

  難道,在她眼中他真是無足輕重之人?宛如奴仆一般?

  薛瑜踱至院中,嗅聞日暮中花草的氣息,卻半分也紓解不了他郁悶的心情。

  雙腳不自覺地往美人蕉的方向步去,當熟悉的身影漸漸清晰,他發覺,心頭忽然沒那么煩亂。

  為何會如此?因為花美?還是栽花的人?

  「薛大哥?」楚若水聽見他的腳步聲,停下澆花動作,莞爾道:「才從宮里回來嗎?」

  他點頭,神情疲憊。也不知是真的累了,還是方才的一番對話,讓他感到無力。

  「薛大哥有心事吧?」見他沉默不語,楚若水關心的問。

  她本不想說這些,深知他的喜怒哀樂向來與她無關,也不是她可以勸慰得了的,但見他臉色蒼白,她實在忍不住,才脫口而出。

  今天的他有些異樣,從他回府的那一刻,她已敏銳察覺。

  若非遇上憂心之事,他斷不會路過這花蔭下,卻沒看她一眼——呵,她知道,從前他總會稍作停留。

  不過她向來佯裝不知,因為是他,讓她不敢有絲毫舉動,至多假裝無意間抬頭,對他微微一笑。

  為什么他總會停留?因為花美?還是……

  她不敢期待真是心中的答案。假如他只是因為花美,她亦滿足了。

  「多爾袞要我剃發。」他沒有解釋事情的前因后果,只突兀的拋出一句。

  僅僅這樣一句,楚若水已懂得。

  彷佛他所有的喜怒哀樂,毋需道明,只要給一點點提示,她便能心領神會。

  惟有太在乎且深愛一個人,才能如此。

  她邁開步伐,站到一樹枝椏旁,忽然停留腳步,指著 紫嫣紅道:「薛大哥,你覺得這叢花兒美嗎?」

  「很漂亮。」薛瑜不解其意,微怔之后,點頭回答。

  楚若水不語,忽然張開花剪,哢的一下,將那整簇枝椏全數裁去。

  新鮮嬌艷的花落入泥中,彷佛夭折的紅顏,令人觸目驚心。

  「你……」薛瑜不由得大驚,「這是干什么」

  「薛大哥覺得可惜嗎?」她微笑反問。

  「好端端的,為何剪去?」他俯身拾起那叢嫣色,拂去上邊的泥土,不禁感慨。

  「因為我希望這樹花兒能長得更好,」楚若水輕道,「今日雖忍痛割舍其中一叢,卻是為了日后能得到更加的繁茂,薛大哥,你明白嗎?」

  霎時,薛瑜回過神來。

  原來,她是在拐著彎兒安慰他,知曉他此刻內心的煎熬,用一種婉委的方式讓他舒懷。

  眉間輕展,綻露一抹莞爾。

  「你說得對,」他低聲回答,「花枝裁去,會再長出來,頭發剃掉,有朝一日也能留回來。萬物不必在乎表象,只要能不忘記根本。」

  她頷首,與他對視,如溪澈笑。

  她喜歡這樣的對話,不必說得透徹,心有靈犀,一點即通,彷佛他們之間有天生的默契,是世上惟一的知音。

  不奢求他能像深愛長平公主那般愛自己,只需寥寥數語,她亦滿足。

  「不過這花兒開得正艷,剪去怪可惜的,不如留下一點做紀念。」出乎意料地,薛瑜順手摘取落花中的一朵,遞到她面前,「來,我替你戴上。」

  「我」楚若水吃驚,不知所措。

  「這花兒配你,肯定十分漂亮。」他說著,將花梗插入她的發髻,斜在鬢邊,增添幾分嫵媚。

  楚若水垂下頭去,雙頰不由得緋紅,呼吸在不經意中變得急促起來。

  這一幕,是她夢中都未曾出現的,能與他遙遙相對,她已覺得幸福,從不敢奢求他有如此舉動,這簡直讓她受寵若驚。

  「薛大哥……多謝。」憋了半晌氣息,她才道出這么一句。

  「該我謝你才是。」他由衷道謝。

  的確,方才她的一番勸慰,讓他心中原有的積郁瞬間減輕許多。按理說,她的話本應無足輕重,為何會產生如此效應?

  她并非他所愛之人,甚至不是他真正關心的人,一直以來,他對她只有利用和陰謀而已。

  但在緊要關頭,在他心情低落的時刻,她的輕言細語,竟讓他猶如見到希望的晨光一般。

  為什么媺娖不會如此的對他?

  其實他渴盼的,不過是心上人的一句體貼言語,只要對方如此開口,要他犧牲再多,亦無所謂。

  偏偏天不遂人愿,滿懷期望卻換來一場空幻,無意邂逅,卻得以見到朝陽。

  薛瑜望著眼前溫婉而笑的人,一種難以言喻的復雜情愫,匯涌于心。

  這件繡滿紅凰的華服,這輩子若水大概是沒機會穿了,畢竟,她已不是什么尊貴的公主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