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心寵 > 美人書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美人書目錄  下一頁


美人書 page 3 作者:心寵

   
  手里端著一碗熱湯,楚若水緩步走向西廂。這些端茶送水的雜務,本不該由她操持,但她卻摒退了奴婢,硬要親自前往。

  因為她想見對方,想見傳說中美麗無比的九公主,她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讓薛瑜如此著迷于她。

  「是誰在外邊?」

  薛瑜肯定是聽見了她的腳步聲,然而她卻躑躅門外,遲遲不敢進去,遂引起他的警覺,出聲詢問。

  「是我。」楚若水終于推門而入,臉上保持盈盈笑意,「這是廚房特意為公主殿下燉的滋補清湯。」

  「怎么你親自端來了?」薛瑜不由得感到意外,「這些粗重活兒,該叫下人來辦才是。」

  「公子你忘了,我現在是管事。」楚若水提醒。

  她一直叫他薛大哥,此刻換了稱呼,倒讓他有些不適。

  「把東西擱在桌上吧,你早點休息。」避開她的目光,他佯作鎮定地道。

  不知為何,他忽然覺得這屋子里有些悶,似有一種前所未有的窒息感攫住了他的鼻息,令他喘不過氣來。

  奇怪,為何會這樣?他到底在緊張什么?

  「是誰?」朱媺娖自簾后的內室問道。

  「下人送雞湯來了。」他順口答道。

  下人?楚若水對于他這個脫口而出的稱謂,頗為心酸。而且他似乎在掩飾什么,彷佛怕她與長平公主見面似的。

  難道,是害怕她尷尬嗎?

  來不及多想,就在這一刻,簾子掀起,她見到了傳說中那位絕代佳人。

  她的呼吸有片刻停頓,對方的確如她想像的一般,甚至比夢幻更為美麗,恍如仙子落入塵世,讓人見之手足無措。

  曾經,她希望長平公主的美麗不過只是傳說而已,雖然她知道,無論美丑也動搖不了對方在薛瑜心中的地位,但至少能安慰她一些。

  今日一見,才知自己根本沒有一絲勝算。

  假如這世間還有令她嫉妒的女子,那么就在眼前。

  「瑜,這是你府中的管事嗎?」朱媺娖朝著楚若水的方向淡淡掃視一眼,尊卑立見高下。

  呵,縱使她有靜天公主的封號,在真正的公主面前,依舊如雀見凰。瞧長平公主那身的貴氣,是自幼養尊處優培育而成的,絕不是她一年半載可以仿效的。

  「這是……若水。」薛瑜只得介紹。

  他實不愿意出現這樣的場面,讓兩個女子相視而立,在他心中,她們都是時勢逼迫的可憐人,不該如此劍拔弩張地相對。

  奇怪,他本該站在媺娖這一邊,但此時此刻,為若水著想的意念卻比較多。至少媺娖還有他,可若水在這府中,可謂孤立無援。

  「你下去休息吧。」他仍是那句話,希望這可憐的女子能快快離開,避免尷尬的局面。

  「你就是楚若水?」朱媺娖卻沒打算就此放過仇人之女,滿臉奚落的神情,「你家公子跟我提過,說你是這府中的管事。」

  「給公主請安。」楚若水略微施禮。

  「楚姑娘是哪里人士?聽口音,不像是京城人。」朱媺娖依舊盯著她。

  「我本是揚州人。」她只得回答。

  「哦,揚州。」朱媺娖諷笑,「聽說揚州多『瘦馬』,是嗎?」

  瘦馬,專指替富商教調的小妾,類似妓女的辱人稱呼。此刻,傳入楚若水耳中,如針孔一般難受。

  「奴婢自幼便離開了故鄉,不太知曉。」她抿了下唇,低聲答道。

  「嚇我一跳,看你如此年輕美貌,不像是管事,還以為是你們家公子買來的瘦馬呢。」說罷,朱媺娖忽然哈哈大笑。

  「公主在開玩笑吧?」薛瑜再也忍不住,睨了朱媺娖一眼。

  這是第一次,他用如此不悅的神情看她,朱媺娖當下一怔,不再言語,像怕他真的生氣似的。

  「奴婢告退了。」受辱的楚若水垂頭道。

  宛如逃難似的,她飛快地離開西廂,直奔常立的花蔭底下,喘息良久。

  能怪誰呢?誰讓她送上門去,自取其辱。

  只是她萬萬沒料到,初次見面,長平公主居然會如此嘲諷自己,彷佛與她有不共戴天之仇,難道,對方已經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?

  不,按理說,薛大哥應該不會出賣自己,或者……是長平公主斷臂之后,脾氣變得古怪,待人一向如此?

  「若水——」正在沉思之中,忽然聽聞身后有人喚她。

  薛大哥?她愕然回眸,難以置信他會舍下長平公主前來尋她。

  「你沒事吧?」薛瑜急步上前,「長平公主說的只是玩笑話,不必介懷。」

  奇怪了,既然只是玩笑,他為何如此著急?從未見過他如此倉皇,居然拋下最最關切的人,眼巴巴地跟著她跑到這兒來。

  「薛大哥,瞧你說的,我豈是小氣之人?」她微微一笑,面對他如此關切,什么夙怨她都可以拋下。

  「我知道,委屈你了……」薛瑜凝視著她的臉龐,微微嘆息,「今天本是你的生日。」

  他記得?

  楚若水難以置信,以為是自己產生的幻覺。他竟然記得她的生日

  「哎呀,又長了一歲,」她掩飾悸動,「不要提醒我才好。」

  「我早備了禮物,打算晚膳時給你的,這一忙,倒忘了。」薛瑜莞爾,「還好,子時未過。」

  能看到他如此笑容,就算什么禮物也沒有,就算他真的忘了,她也甘愿。

  「不想知道是什么嗎?」見她怔怔發呆,他笑著詢問。

  「薛……薛大哥,害你破費了。」實在不知該說什么,她只好盡說客氣話。

  「其實,我分文未花。」薛瑜卻道,「這禮物,本是你父皇留下的。」

  「什么」楚若水愕然。

  「隨我來。」他招招手,引著她往庫房走去。

  推開重門,卸下沉鎖,她在布滿灰塵的匣盒之中,終于看到她的禮物。

  那是一件華麗的宮裝,通身繡滿紅凰,像彤日一般耀目,輕輕展開,滿室立刻生輝。

  「這是公主的禮服,」薛瑜道,「闖王當年命我找人縫制的,只等你十六歲生日的時候做為禮物。他說,明朝有長平公主,大順則有靜天公主。長平公主在天壇舉行成人之禮,咱們的靜天公主也不能輸人。他知道,你喜歡美人蕉,所以命我一定要在禮服上繡制紅凰,像美人蕉的顏色——」

  不只顏色,就連那鳳凰的姿態,也像是美人蕉的花瓣,風姿綽綽,展翼而飛。

  這瞬間,楚若水感動得眼淚滴滴而落,彷佛夜雨打在屋檐上。

  十六歲的生日,因為戰亂,她錯過了,盛大的成人之禮沒能舉行。如今十七歲的第一個夜晚,她終于品嘗到什么叫喜極而泣。

  她感謝送她禮物的父皇,更感謝保存這份禮物的人。父皇身在九泉之下,亦感欣慰吧?

  「來,快試試。」

  薛瑜親手為她披上華服,絲綢雖涼,她卻感到如熨過般溫暖。

  她垂眸,半晌不語。

  「不喜歡嗎?」薛瑜關切地問,「還在為剛才的事生氣?」

  不。她搖頭,一邊笑著,一邊流著淚。

  這一刻,她什么都不在乎了,無論長平公主如何刻薄自己,無論心里再吃醋、再嫉妒、再失落、再難過……她都不在乎了。

  為了這件衣服,她可以原諒一切,只求能永遠待在薛瑜身邊。

  因為這天地間若說還有一絲溫暖,便是他給予的,哪怕與他一同身在地獄,她亦甘愿。

  第2章(1)

  若水大概不知道,那件華服只是他討好她的伎倆而已。

  為的是套取她手中的藏寶圖。

  憶起那夜她感激的淚水,那淚水盈盈的笑容,他心中沒有陰謀得逞的喜悅,反而感到五味繁雜。

  每日回到府中,都可以看到她站在綠意融融之中,養花弄草,人與景交織成一幅畫,比任何名家的畫作都要空靈優美。這個時候,他都會忍不住駐足停留,觀賞片刻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