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心寵 > 美人書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美人書目錄  下一頁


美人書 page 2 作者:心寵

   
  「只怕太委屈你。」薛瑜眼中忽然泛起一片柔情。

  「就說我是你表妹好了。」她大方地道。

  「她知道我沒有表妹。」他卻搖頭否決這個提議。

  「那……」

  「若水,你能暫時假扮這府里的管事嗎?」薛瑜一副難以啟齒的為難模樣,「你與她同為公主,這樣做,是難為你了。」

  管事?相當于下人嗎?

  呵,的確,換了誰也不會高興,同為公主,憑什么是她降低身份偽裝丫頭?說不定還要服侍對方,豈不更難堪?

  但為了他,她愿意一試。

  「薛大哥,我沒事的。」楚若水善解人意地應答,「我本就是花匠的女兒,別說冒充管事,就算讓我當一個養花女,我也無所謂。」

  這句話彷佛一枚石子,投入他的心湖,她彷佛看到那明眸中泛起一絲漣漪,她不太明白那是一種怎樣的情緒,但至少是溫柔的,對她而言就足夠了。

  從沒奢望他會如自己幻想的那般喜愛她,但偶爾能得到他的眷顧,她就感到很滿足了。

  「那我今天就把她接過來,可好?」薛瑜直截了當要求。

  「今天?不會太倉卒了嗎?」楚若水一怔。

  「廂房我早命人打掃過了。」

  他的回答讓她方才略微的興奮驟然降溫。

  原來,他早已決定,詢問她的意見不過是出于禮貌而已。長平公主,原來在他的心中如此重要……

  她笑容凝斂,好半晌無法逼自己舒展歡顏,于是退開一步,遠遠站定地道:「既然如此,薛大哥快去接人吧。」

  「那我去了。」似解決了難題,薛瑜的步履變得輕松起來,轉身就走,絲毫不曾注意到她的失落。

  望著那道白色的背影,似美麗的云朵被強風吹散,而她只能悵然佇立。

  自己的委曲求全,竟沒得到他半點留戀,他的一顆心,恐怕早已飛往京郊所在,飛至長平公主身邊。

  呵,的確,她這個所謂的公主,不過是草莽之人,哪里比得過世襲貴胄的朱媺娖?

  今天本是她的生日,他可記得?

  原本打算布置酒菜,與他月下對酌,看來,只是她的夢想。

  也是,她這個卑微之人的生日,怎比得過正牌公主大駕光臨——那才是正經之事。

  楚若水望著艷陽下的美人蕉,剎那間,再無心情欣賞,即使艷紅濃綠再耀眼,在她眼中,全如黑白一片。

  她此刻一定很難過吧?

  薛瑜回望那孤立的背影,忽然心底產生一片柔軟的憐惜。

  他從未見過如此隱忍的女子,就算再傷心,也能保持盈盈微笑。但越是這樣,越讓他感到內疚。

  視野里,她站在美人蕉旁,分明是火烈的顏色,卻如湖水般平靜,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奇妙的女子,能把兩種極致的感覺融為一體,混合成屬于她獨有的氣韻。

  說真的,他并不了解她,就算相處的時日不算短,她仍像謎一般難解,心如碧潭,深不見底。

  但他也從來沒打算去了解她。對他而言,這個世上他需要了解的女子,只有一個——長平公主朱媺娖。

  朱媺娖,他十六歲便一見鐘情的女子,她的喜怒哀樂都讓他牽腸掛肚,是他唯一在意的。

  除了她,其他所有人,他都不想關心,因為內心已被她占據得滿滿的,再無多余空間。

  每日黃昏,乘坐馬車駛往京郊,是他人生中最最愜意的事,因為他又可以見到她了。

  自從她斷臂之后,每日愁眉不展,除了躺在床上,便是呆坐在花園里。

  他已經傾盡所有,為她建造了與宮廷無異的豪華庭院,遍尋天下奇珍裝點她的屋子,然而依舊無法博得她一笑。

  在大明王朝覆滅的那一天,她的魂魄似乎隨之而去,只剩下一具空殼,再也不是他從前認識的朱媺娖了。

  但他一直在努力著,希望有朝一日能喚回她的靈魂,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

  「今兒個氣色好多了。」步入庭院,看見朱媺娖一如往昔坐在那片花樹底下,薛瑜微笑道。

  朱媺娖并沒有任何反應,依舊怔愣望著前方,彷佛他不存在似的。

  薛瑜心間一陣失落,卻仍耐著性子坐到她身側,輕輕替她摘掉因風兒吹落發間的花瓣。

  「都收拾好了。」她突然開口了,目光穿越他看著某處,似乎眼前的他是透明的。

  「什么?」薛瑜一時不解。

  「你不是來接我的嗎?」朱媺娖終于抬頭看他,目光淡然自若,「我的東西,都收拾好了。」

  「也不必急于一時。」他柔聲道,「想搬隨時都可以搬。其實我看這兒也挺好的,更像從前宮里的模樣。」

  他花了許多心血,把這偏郊宅院打造得精致無比,其實是希望她可以長住。

  「你以為紙包得住火嗎?」朱媺娖卻道,「滿人已經知道我在這兒,在他們找上門之前,我得離開。」

  「難道搬到我府里,他們就找不到了?」薛瑜搖頭淺笑。

  「你明日進宮去,跟多爾袞言明一切,就說我在你府中。先下手為強,免得便宜那些告密的奸細。」她似乎早有盤算,但道出的話語令薛瑜頗為意外。

  「如此做,我會成為千古罪人的。」他怎能親自把她送給清廷?就算與她死在一起,也不能!

  「你以為多爾袞會殺了我?」朱媺娖冷冷一笑,「如今滿清四處攏絡人心,生怕激起漢人民憤,對我這前朝公主,又怎敢不敬?我料定,多爾袞非但不會殺我,反而會禮遇我。而你獻出我,又立了一功,清廷會更重用你。」

  第1章(2)

  沒錯,審時度勢,應該如此。這個計劃一石二鳥,可謂完美。

  但薛瑜聽了卻微微蹙眉,不敢相信從前那個天真爛漫的女子,居然變得如此心計深沉。

  他不希望她變得如此,她應該如春光般純凈,永遠白璧無瑕,不帶一絲陰謀雜質。

  「瑜,你為什么不說話?」朱媺娖終于察覺到他的不快,換了撒嬌語氣,恢復從前的笑容,「生氣了?」

  「我只恨自己無能,」薛瑜轉過身去,望著無邊晚霞,眸中泛起惆悵,「本以為羽翼已經豐滿,可以為你遮風避雨,孰料依舊無用。」

  「瑜,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。」她輕輕牽起他的手,貼到頰邊磨蹭,「這世上,你是惟一待我好的人。」

  如此親昵的舉動,如此簡單的稱贊,對他來說已是天大的榮耀,頓時心中的抑郁,剎那間悄然逝去。

  他嘆了一口氣,沉默片刻后低聲道:「車在外邊,已經備好了,我們隨時可以起程。」

  「那個女人,也在你府上嗎?」朱媺娖忽然問。

  「誰?」他一時沒反應過來。

  「楚若水。」雖然沒見過面,但她對這個名字銘記于心,凡與大明有仇者,她都不會忘記!

  「在。」薛瑜怔愣后,微微頷首。

  「別忘了,你要從她那兒打探的東西。」朱媺娖特別叮囑。

  呵,他怎會忘呢?現在他活在這世上惟一的目的,似乎就是為了眼前的女子,為她取奪她想要的一切,明的、暗的,哪怕去欺騙另一個女子。

  薛瑜對此種行徑深感厭惡,然而卻不得不如此。

  誰讓他深愛眼前的她,這樣的愛情,如泥淖一般,早已將他拖入萬劫不復的境地,無法救贖。

  聽說,長平公主已經接來了,此刻便在西廂房中。

  西廂,遠比她居住的南院華麗。楚若水其實并不在意這些無謂的比較,但若是這些比較是建筑在一個男子的寵溺之上,她倒希望天平可以稍稍往自己這一邊傾斜半分……

  如今看來,呵,只是奢望。薛瑜對長平公主的感情,明顯遠在自己之上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