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心寵 > 美人書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美人書目錄  下一頁


美人書 page 18 作者:心寵

   
  「什么賭?」她被激得無法冷靜思索,沖口而出。

  「這上邊的文字是女書吧?聽說女書不傳男子,可為了弄懂藏寶圖的位置,他必定會向你打聽其中含意。」朱媺娖斜睨她,「若他開口,我便贏了。」

  「好,」她點頭答應,「果真如此,算我輸。」

  若真如此,她會輸光所有,包括下半輩子的希翼……她不敢想像當她必須面對如此殘酷的事實,生平第一次感到恐懼。

  「對了,還有一件事,」朱媺娖打定主意,不把她折磨死誓不罷休。「還記得那件紅凰華服嗎?就是薛瑜送你的那件。」

  「那是我義父留下的紀念物。」她糾正。

  「呵,」朱媺娖噗哧笑出聲來,「實話對你講,那是我舊日的衣衫,不過借他討好你罷了。」

  「公主不要開玩笑……」楚若水愕然,「這實在荒唐……」

  「那是我大明皇室專屬女工坊所制,針腳用的百挑之法,改朝換代后,女工坊解散,此法便已失傳。不信你去瞧瞧,衣服的殘片應該還在吧?一眼就能看出它與你們大順的制衣有何不同。」她舉出證明。

  沒錯,她曾留意過,還驚嘆那件華服的精細,奇怪它為何與眾不同——原來,竟是如此的答案。

  胸口心律加速,楚若水狠狠按住,卻依舊怦然狂跳。

  「公主為何要告訴我這些?」她按捺心中忐忑喘息道,「若真想探知那寶藏所在,應該瞞著我才對吧?」

  「其實我并不希罕什么寶藏,」朱媺娖陰冷一笑,「我只是想讓你知道,別以為得到男人寵愛就能霸占他的心,薛瑜是我的丈夫,永遠都是!」

  因嫉妒作祟,燃起一場屬于女子間的戰爭。

  楚若水本很有自信能夠獲勝,但此番對話后,只剩迷茫。

  她的愛情,是上蒼的恩賜,還是一場陰謀?

  緊緊攥住衣角,此刻的她竟無法回答。

  聽說若水去了公主府。此刻日漸黃昏,卻遲遲未歸,薛瑜終于耐不住,驅車前往,惟恐她受媺娖刁難,徒生事端。

  來到朱門下,道明來意,管事卻未透露楚若水的下落,只說公主召見,執意要引他入內。

  迫不得已,他來到朱媺娖房中。

  「你來了,」朱媺娖依舊半躺榻上,盈盈笑道,「方才吃了藥,恕我不能起身迎接。」

  「若水呢?」他逕直問。

  「她的行蹤就這么重要?」朱媺娖言語中滿是酸澀,「你一直不肯見我,連我大婚之日也未曾道賀,現在為了她,居然巴巴地跑來——瑜,你存心讓我難過嗎?」

  「公主大婚之前,我已送過重禮,」他冷冷回答,「公主有駙馬陪伴,應該不再需要他人多余的關心。」

  「不知道的,還以為你在吃醋呢!」朱媺娖淺笑,「可我明白,你是真的不再重視我了……」

  說得他好似寡情薄性之人。其實,要他放棄從十六歲開始就愛慕的女子,除非兩人的感情已經陷入絕境。

  他自認堅持到了最后一刻,然而,許多事已無法挽回。

  「你不問問我生的是什么病嗎?」朱媺娖依舊不甘心,堅持問道。

  「公主病了嗎?」他波瀾不興般淡問。

  「方才不是說過,我飲了藥嗎?」

  「公主應多加保重才是。不過府中下人諸多,還有宮中御醫伺候,應該無恙吧。」

  他平淡的語氣,像刀子一般直刺她的心臟,讓她再也無法從容。

  「薛瑜,你居然如此待我!」朱媺娖顫聲道,「從前哪怕我打一個噴嚏你都緊張半天,現在就算我死了你恐怕也無動于衷吧?」

  不,他依舊關心她,但她工于心計,惟有遠離,方可保安全——毒蛇亦有可憐之處,可惜世人得時刻提防警惕,遂無從關切。

  「好,是你逼我的……」她頷首,「你不仁,別怪我不義。」

  「你把若水如何了?」他霎時緊張起來,聽出她話里的要脅。

  「放心,暫時不會把她如何,」朱媺娖冷笑,「傷她的身容易,我若要報復,定會傷她的心!」

  「她在哪兒?」薛瑜再也坐不住,俊顏平添一絲倉皇,「在哪兒」

  「當然是回你家去了,光天化日之下,人人都知道她來了我公主府上,我總不至于殺人毀屍吧?」

  「你為何喚她前來?」他蹙眉,「為何不肯放過她?」

  「我不過是有事向她請教,」朱媺娖撇嘴,「可惜她不肯賜教。」

  「你到底跟她說了些什么?」所有緊張與擔憂這瞬間爆發,他實在沒有耐心在此浪費時間。

  「我只是對『女書』好奇,想向她打聽打聽。」她幸災樂禍的打量著他,彷佛在欣賞他憂心的模樣。

  「你……」她把一切真相都告訴若水了?不得不說,這就像點了他的死穴,剝去他的外殼,鮮血淋淋。

  「放心,」朱媺娖莞爾道,「你所有的謊言我都沒揭穿。我知道你現在鐘情于她,假如你能達成我的心愿,我斷不會壞了你的好事。」

  「你到底想怎樣?」他萬萬沒料到會有這一天,以談判的口吻與媺娖討價還價,曾經親密無間的兩個人,為何竟走到這一步?

  「我要知道這圖上的含意。」她篤定道。

  「女書……一向不傳男子。」

  「那你就去向楚若水打聽啊!憑她這樣愛你,斷不會拒絕。」

  向她打聽,等于讓她破戒……女書之于女子的意義,他多少有些聽聞,倘若她為此遭遇瑤族部落的懲罰,他情何以堪?

  「瑜,你知道我為何要服藥?」望著他兩難的神情,朱媺娖下最后一步棋,「我有身孕了——」

  他一怔,瞠眸看她,眼里充滿復雜的意味。

  「你有身孕了?多久?」他忍不住追問。

  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」她澀笑,「你想問,這個孩子是不是你的?」

  的確,這樣的問話很卑鄙吧?彷佛意在逃避責任。

  「其實,我可以撒謊的……」朱媺娖忽然感慨,「但實話對你說,只有一個多月。」

  所以孩子不是他的!薛瑜無言,很難解釋此刻的心境。他該感激嗎?一個向來刻薄你的人,忽然有了一點兒真誠與寬厚,難道就應該感動?

  「周世顯不喜歡這個孩子,因為新婚之夜……他發現我并非處子之身,」朱媺娖忽然哽咽道,「我的婚姻表面風光,可背地里何其難堪……這一切,是誰造成的?」

  她在責怪他嗎?怪他拿走了她的初夜,讓她不得幸福?

  的確,這是他的錯誤,亦是一輩子的內疚。她抓住這一弱點,便可一輩子威脅他。

  「我需要這張藏寶圖,奪回大明江山,到時候便不必再看周世顯的臉色,給我的孩子一個明媚的未來。」朱媺娖微笑的臉龐忽然沾滿淚珠,「現在我以大明公主的身份,命令你去做這件事,否則,我會以強硬的手段得到我的東西!」

  強硬的手段?她指的是什么?

  「別忘了,除了你,前明仍有不少忠心臣子,我要辦什么事,其實不必求你。」她臉上的笑意變得陰森駭人,「他們對楚若水這個亂賊之女,想必亦恨之入骨,巴不得除之而后快。」

  「你……」薛瑜霎時明白了她的意思,臉色倏地變得鐵青。

  「不想讓他們動手,就去弄清楚藏寶圖的含意,」朱媺娖一字一句鄭重道,「被騙與喪命,你替她做一個選擇吧。」

  同樣是悲傷的結局,兩者相害取其輕,這一刻,薛瑜終于懂得了什么叫做無可奈何。

  他發現自己很佩服媺娖,同樣一番話,訴苦于前,威逼于后,讓他無論怎樣,皆要聽命于她。

  他以為自己可以步步為營,到頭來卻依舊敗北,追根究柢,都怪他不夠心狠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