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心寵 > 美人書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美人書目錄  下一頁


美人書 page 12 作者:心寵

   
  她用木杓攪動著粥汁,小口小口遞入嘴里,細細品味,然而味蕾滿足之后,卻忽然感到額前一陣眩暈。

  「船家,這羹怎么……」她剛要問話,天地竟兀自旋轉起來,「砰」的一聲,碗兒掉在船間,她的身子往前一撲,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  不知昏睡了多久,待她醒轉的時候,已在船艙之中,窗外天色已變得暗淡,似乎黃昏降臨。

  她聽到嘩嘩的水聲,彷佛船家在捕捉一條大魚,正撒下繩網。

  「公主,你醒了,」船家蹲在她身旁道,「還記得小人嗎?」

  她瞠目,只見對方將斗笠假須一摘,露出原本面目。

  「你……張將軍」她不由得失聲叫道。

  張昌冶,義父從前最得力的猛將,流亡之時陪伴身邊的親信,想不到竟在此與她重逢。

  「張將軍,當年九宮山一役,我以為你已經……」

  「小的命大,得貴人相助,茍活至今。」張昌冶道,「公主別來無恙,小的甚是欣喜。」

  「張將軍,我怎么了?」她摸摸昏沉沉的前額,四顧之下,卻不見薛瑜的蹤影。「薛公子呢?」

  「公主恕罪,小的方才往那魚羹里放了些迷藥,請公主歇息了片刻。」張昌冶道。

  「將軍為何要這樣做?」楚若水覺得隱隱不對勁。

  「小的一路上假扮船家,跟隨公主,就是希望能尋到機會,與公主單獨長談一番。」張昌冶似笑非笑。

  「將軍要與我說什么?」她一怔。

  「小的記得,皇上臨終前,曾將一張藏寶圖交予公主吧?」

  圖?弄了半天,原來是為了那張圖。

  「小的對那張圖十分好奇,想借來一觀,不知公主可否答應?」張昌冶笑道。

  她明白了,終于明白了,昔日義父的舊部,忠心不二的死士,原來亦有變節的一天。

  也難怪,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,大順王朝已不復存在,又怎能要求別人一輩子效忠?

  「張將軍應該明白,義父臨終時有交代,此圖不能借予他人。」楚若水淡淡道。

  「公主,恕小的直言,事到如今,你又何必堅持?就算覓得那圖上寶藏,又真能東山再起嗎?」張昌冶似好意勸告,「大明王朝擁護之眾何其多,如今亦樹倒猢猻散,更何況是大順王朝。再說天下已是滿人的天下,公主難道看不清局勢?」

  「既然如此,將軍要那寶圖何用?」她反問。

  「小的打算將其間寶藏挖掘出來,一則可貼補大順流亡勇士,二則供公主下半生享用,總比埋在地底下強!」

  「想必這其中大半會歸張將軍你所有吧?」楚若水笑道,「義父當年的遺愿并非如此。既然這些財富是他老人家攢下的,我當然不能違逆他的囑咐。」

  「他攢下的?」張昌冶臉色一變,「說實話,都是燒搶擄掠所得,其中大多有咱弟兄們的功勞。」

  「將軍說話,怎么跟匪類一般?」楚若水不由得惱怒。

  「嘿嘿,闖王闖王,難道不等同于匪類嗎」他諷笑。

  「將軍出去吧,我累了,不想再說話。」楚若水扭過頭去,冷冷下逐客令。

  「公主若能到船弦上瞧瞧,就不會累了。」張昌冶意有所指。

  「什么?」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,她撐起身子,驅步而出。

  終于,她知道了那嘩嘩的水聲從何而來,并非捕捉大魚設網,而是吊掛了一個人——

  此刻薛瑜被束縛江上,半身已浸入水里,所有的安危全系在腳踝的一根長繩上,而長繩的另一端,此刻握在張昌冶掌中。

  「不知薛公子識不識水性呢?」他冷笑道,「但就算他再厲害,如此下去,恐怕也會窒息而亡吧?」

  眼見薛瑜口鼻已被水淹沒,楚若水不禁緊張得掐住掌心。

  「你到底想怎樣?」她叫道。

  「小的只是希望公主能借藏寶圖一觀。」張昌冶直言,「其實,這并非什么難事啊,相對于薛公子的性命,身外之物又算得了什么呢?」

  她咬住嘴唇,半晌不語。

  「公主再猶豫不決,小的真要放手了!」張昌冶手一松,繩索直往水里掉,薛瑜整個身子亦沉入湍流之中。

  「不要!」楚若水大驚失色,阻止道。

  張昌冶五指一收,繩索再度牢抓手中,挽回了溺水之人的性命。

  「公主早答應了,薛公子亦不會受這般苦。」他笑道。

  「你先將他救上來,我再告訴你藏寶圖的所在。」楚若水瞪視著對方。

  「不,公主先交圖,我再放人。」對方毫不退讓。

  她惟有深深嘆息,誰讓她如此在乎薛大哥,就算違背對義父發下的誓言,亦不忍心看著他在自己面前喪命。

  的確,再多的財富皆是身外之物,惟有人命,最為可貴。

  無語半晌,她忽然將衣角一撕,拉出半張羊皮——貪婪者夢寐以求的東西,便在這里。

  她一直貼身收藏,盤算了所有危險發生的可能,想好了一切對策。然而,終究還是得面對這無奈的局面。

  薛瑜睜開雙眸,看見河畔篝火燒得正旺,夜風劃過幽藍長空迎面吹來,本來著涼的身子竟并不覺得冷,反而感到一股溫暖。

  濕漉漉的衣衫不知何時已被褪下,覆以輕軟的斗篷。難怪在這薄涼的夜晚,卻如置身初夏之中。

  「薛大哥,你醒了。」楚若水驚喜道。

  他微笑著,發現她被月華映耀的臉龐發出玉一般的光澤,有種前所未有的美麗。

  「那船家是什么人啊?」他問道。

  「是……義父從前的部下,」楚若水滿面內疚,「都怪我,害你受苦了……」

  「沒事就好。」他并沒追問前因后果,以免她加重心中的愧疚。

  「可惜把我們扔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,」她嘆口氣,「今晚是到不了揚州城了。」

  「這地方挺好的,」他寬慰道,「天高水清,空曠神怡,我好像沒像這般露宿過,別有一番情趣。」

  「所幸我們的行李沒被擄走,」楚若水滿懷歉意,「否則即使到了揚州城,也不知該如何落腳。」

  「你放心,揚州城有我商鋪的分號,花費不用愁。」薛瑜莞爾道,「只是眼下,大概要餓一宿肚子了。」

  「不會啊,我烤了肉,」她一副慶幸的笑說,「江里有魚。」

  「你會捕魚?」薛瑜不由得驚愕。

  「以前跟著義父走南闖北,多少學了些求生的本領,」她展示自制的魚叉,「你看,樹丫子做的,還不賴吧?」

  「咱們的靜天公主原來這般有本事。」薛瑜點頭贊道。

  「別這么叫我……」不知為何,她忽然很討厭這個稱呼。「若非公主的身份,我也不會連累了你。」

  第5章(2)

  看著她自責的神情,他的心底忽然涌起無限憐惜。這個無辜的女子,如此善良,善良到被人出賣亦不自知……

  他嘴里霎時有了些楚澀滋味,胸中千回百轉,難以言喻。

  「明日我們向附近的老鄉買兩匹好馬,很快就能到達揚州城,」他想說些高興之事讓她展開歡顏。「挑個吉時,替你父母掃墓。」

  不料,她的神情卻無任何舒展,眉尖反而蹙得更緊。「薛大哥……實話對你說了,我也不知父母到底葬在哪里。」

  「什么?」他一怔,「你此次回鄉,難道不是為了掃墓?」

  呵,她怎能言明,此次離京不過是為了躲避他而已,熟料卻與他同行。

  「我……」楚若水不知怎樣解釋,「特意回來尋訪,希望還能找到當年的墳址。」

  「只要知道大概位置,應該不難尋才是。」他安撫她。

  「問題在于,我當時年紀尚小,已經記不得是哪座山、哪處嶺了……」她無奈搖頭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