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心寵 > 美人書 >
繁體中文 上一頁  美人書目錄  下一頁


美人書 page 10 作者:心寵

   
  坐到臥榻旁,她輕輕替他合攏衣襟,以防酒醉的夜里他會著涼。她忽然覺得,此刻難得的安靜,她與他,亦難得的親近。

  暗戀者的幸福不過如此,悄悄待在心上人的身邊,不求執子之手,但求凝眸相望。他對長平公主,亦是這般感情吧?

  所以,聽到長平公主要出嫁,他才會如此憤怒,她可以想像當時那受傷的心情。

  「媺娖……媺娖……」

  他在沉醉中,忽然呢喃地喚道,楚若水心間不由得又是一緊。

  他夢見了什么?與長平公主言歸于好?還是花前月下,兩人親昵的畫面?無論何種推測,都讓她既心酸又羨慕。

  「薛大哥,你放心,」她低聲勸慰,「長平公主其實是喜歡你的,總會有辦法讓她回到你身邊的。」

  薛瑜似乎聽見了,微微睜開雙眸,怔視著她。

  有片刻她以為他真的醒了,然而那迷離的眼神告訴她,其實他仍然神智模糊。

  「媺娖……」冷不防,他一把握住她的手,低啞道,「不要離開我……不要嫁給別人……」

  他叫她什么?媺娖?

  本對他有所反應感到驚喜,簡單一聲呼喚凝固了她所有的微笑,讓她霎時不知所措。

  「媺娖……為什么不說話?你當真要離開?你怎么舍得……」

  他忽然手臂一斂,將她攏入懷中。楚若水瞪大雙眸,「啊」的一聲,跌入他的胸膛。

  他緊緊的摟住她的腰,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前,她已經被他壓轉在身下,一時間動彈不得。

  「薛大哥,你弄錯了,我不是長平公主……」楚若水心慌意亂想阻止他,其實無論說什么都無濟于事,尚未蘇醒的他根本不明白。

  她想掙扎,但稍微的動彈反倒激得他更強烈的束縛住她。

  「媺娖,不要動……」他的臉離她很近很近,幾乎能感到那濃重的喘息。「你讓我很傷心,知道嗎……」

  怔愣中,他的唇已經覆蓋而下,完全堵住她的驚呼。

  楚若水整個人都傻了,生平第一次,被一個男子侵占了唇舌,擄走整個呼吸——原來,親吻就是這樣……

  他的舌尖,像丁香一般墜入她的口中,溫柔輾轉,撩起一陣隱秘的驛動,讓她剎那間感到天旋地轉。

  她的四肢變得酥軟無力,卸去了防御的斗志,漸漸屈服在他的強攻之下,無路可退。

  他的身軀像烈焰一般包裹著她,內心深處某種情緒彷佛被點燃了,讓她既感到渴望又害怕……

  「媺娖,我不讓你嫁給他!留下來,待在我身邊——」

  他似命令,又似懇求,聽在她耳里,激起一陣酸澀的淚意。

  楚若水雙掌抵住他的胸口,賭氣地不讓他再靠近。然而,這樣的防御卻誘使他另一輪更為兇猛的進攻,大掌一路往下……

  ……

  為什么事情會變成這樣?本來她只想安慰他而已,卻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……

  心里說不清是什么滋味,酸澀,痛楚,抑或有一絲甜蜜?

  畢竟他是自己的心上人,這輩子,恐怕再也沒有機會像此刻這般與他親密接觸,她該拋開所有負擔,享受他的寵愛就好。

  這個夜晚,就像地獄中開出絢麗的花朵,迷人卻令人感到罪惡,她聞見那魔魅的香味,在身畔久久不散……

  第4章(2)

  朱媺娖很早便起來。這些年來,她還是頭一次起得這么早,亦是頭一次親自下廚,做一碗早膳。

  她知道薛瑜生氣了,倘若再不討好一下,有可能會失去他的忠心。

  端著早膳,她往書房走來,聽說昨天他夜宿在書房,借酒澆愁。她盤算著該怎樣勸誘,讓他答應清帝御賜的婚事,卻又依舊愛戀著她。

  換成別的男子,她不會有十足的把握。但對象是薛瑜,這個從十六歲開始就暗戀她的傻瓜,她頗為自信。

  此刻行至書房外的花樹下,朱媺娖臉上的笑容忽然凝固,她看到一抹纖細的身影自屋內悄悄步出。

  任何敏感的女子,這個時候都能猜到發生了什么事,那抹纖細的身影衣衫不整,原本如花的臉龐蒼白中透著莫名的緋紅,一襲長發披散零亂,像跌宕山澗的瀑布。

  還有,那慌張害羞的神情,左顧右盼,一副唯恐怕人發現她的行蹤似的,只輕掩了書房的門扉,順著幽僻小徑匆匆離去。

  楚若水為何會在這個時刻出現在這里?

  朱媺娖踱入屋內,看到臥榻上赤裸沉睡的男子時,一顆心瞬間跌至谷底。

  她不敢相信,向來對自己死心塌地的薛瑜會在一夕之間變了心,投入另一女子的溫柔懷抱,一定是哪里出錯,一定發生了什么不可思議的變故,才會有眼前這一幕……

  她深深地吸氣,命令自己鎮定下來,將早膳擱在一旁,坐到床榻邊。

  沉睡的男子渾然不覺她的到來,堅實的胸膛在呼吸的律動下微微起伏,看得朱媺娖不由得臉紅心跳。

  薛瑜果然是世間罕見的俊美男子,就算在沉睡時,也能散發出強烈的魅惑氣息。

  朱媺娖思忖片刻,做了個她自認生平最聰明的決定,攬足脫履,輕解衣衫,躺到他懷中。

  昨夜他該是喝醉了,楚若水想必也是在他神智不清時乘虛而入的吧?昨夜和他纏綿的人是誰并不重要,他今晨睜開雙眼看到的是誰,才是關鍵。

  她暗自笑著,輕輕撫摸他的胸膛,試圖喚醒他。

  「呵——」薛瑜一聲低吟,終于從夢境中醒轉,有好一陣子,不知自己身在何處。

  他記得昨晚那纏綿悱惻,耗盡體力的霸占,還有身下痛苦嬌吟的鮮嫩軀體……他記得,那花一般的氣息,整夜都讓他迷醉,以至于迸發出所有的激情,無法停止。

  她是誰?媺娖嗎?

  他知道自己一直在喚著媺娖的名字,但對方似乎沒有應答,只是默默落淚。淚水像晶瑩的雪花落在他的胸膛上,給他一種極致的冰涼與溫柔。

  他好愛當時的感覺,迷戀那個讓他沖動難耐的女子,但他一直以為,那不過是一場酒醉后的春夢,彷佛上天派來的月宮仙子,撫慰他重創的心。

  當他定睛看清懷中伊人,片刻怔愣住。

  原來一切并非幻覺,上天終于垂憐他,圓滿了他近十年的心愿。然而,他卻沒有半點興奮,甚至希望這一切只是春夢。

  「媺娖?」他聽見自己遲疑地道,「是你嗎?」

  「傻瓜,你醒了!」朱媺娖撐起下巴,假意調皮地微笑,「不是我還能有誰?不高興嗎?」

  薛瑜澀笑,輕輕攬住她的腰,低啞地道:「我想了近十年,終于得償所愿,能不高興嗎?」

  這話應該不算違心,但他卻沒有預料中的激動,完全不似從前那個稍微得到她青睞就興奮半日的純真少年。

  他變了嗎?抑或在這長久的折磨中,所有的激情已經耗盡……原來,再癡情的男子亦有負心的時候,他并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般愛她,永遠不變。

  「瑜,從今往后,我們再也不要吵架了,好嗎?」朱媺娖貼住他的心口,撒嬌地道。

  「都是你在跟我吵,我何曾敢生氣?」他無奈感慨,極力溫柔地答。

  「那我說什么,以后你都得聽我的。」朱媺娖努嘴。

  「那是自然。」就算有千萬個不情愿,也只能如此。誰讓昨夜他欠了她呢?

  「那我大婚之事,你不許反對。」她突然要求。

  薛瑜怔住,好半晌沒明白她的意思,蹙眉凝視她,「你是說……你依然要嫁給周世顯?」

  「清帝下旨,怎能違背?」她淡淡道。

  「可我們昨晚……」他急道。

  「我把第一次都給你了,還不滿足嗎?」她反問。
 
 
 

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言情小說 网络赚钱方法大全